主页 > 翡翠玉镯 > 疯狂的翡翠:毛料价格一年内翻几数番

疯狂的翡翠:毛料价格一年内翻几数番

admin 翡翠玉镯 2021年08月12日

  发布时间:2011年01月30日 09:11进入复兴论坛来源:经济观察报

  在这一年中,几乎所有原产于缅甸北部被称作翡翠的石头,从毛料到成品,其价格都在持续飙升。

  “与前期的涨势相比,下半年翡翠价格更在原来飙升的基础上呈现‘跳涨’。”瑞丽珠宝街东亚珠宝行总经理

  在被称为“中国翡翠第一乡”的腾冲荷花雕刻中心,腾冲翡翠协会副会长、雕刻中心负责人尹春林告诉记者,不久前价格100多万/公斤的玻璃种翡翠毛料,已涨到300万/公斤。仅仅两天之后,瑞丽珠宝玉石协会常务副会长柯文聪告诉记者,“玻璃种的翡翠原料,现在即便出价1000万元1公斤也拿不到货。”

  作为宝石级的翡翠原石目前仅出产于缅甸北部密支那邦下一个名叫帕敢的地区。根据缅甸政府规定,翡翠矿主必须将开采出来的翡翠原石,统一交由缅甸政府地矿部或军方矿业部编号,集中到首都拍卖。这就是俗称的仰光公盘。

  按照业内人士的估计,通过公盘出售的翡翠原料大概占到缅甸所产翡翠总量的70%-80%。公盘一般每年举办4-6次,由缅甸政府或军方主持。拍卖所得由政府抽税25%,剩下的75%,再按当时汇率折成缅币存入所有者账户,在缅甸严令禁止翡翠的私下交易。

  在这次公盘期间,在众多创下天价的翡翠原石中,一块重约6公斤底价为58万欧元的冰种紫罗兰色翡翠,最终竞投成交价达到近1900万欧元,平均每公斤价格为3300万元人民币。此举不仅创出缅甸公盘的天价,还一举打破缅甸自设立公盘40多年来单件毛料的最高成交记录。

  “实际上,这次公盘的玉石毛料无论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与往届相比都不算高,但不仅创出单件投标价格之最,还有12件投标价超过1亿元人民币,同样成为历届公盘之最。”参加此次公盘的王小骞介绍。

  王小骞说,此次公盘,9157份玉石中有8886份成交,271份流标,有3成客商空手而归,没有投中玉石。投中玉石的客商,平均每人中标1.8份。“一般的中标价大概都超过标的价30-50倍。”

  事实上,2010年缅甸公盘的价格一直在持续推高。统计显示,3月公盘,玉石原料1万多份,成交价30多亿人民币;6月公盘,玉石原料1.2万多份,成交价70多亿元人民币;而到11月的公盘,玉石原料减少到9157份,成交价已达到89亿元人民币。

  由于源头价格的暴涨,随着价格传导机制的作用,带动了整个翡翠产业各个环节的价格随之出现大幅攀升。

  “很多原来被称作垃圾原料的低品相翡翠毛料,在去年价格上涨可能都不止一倍,更不用说好一些的原料。”云南瑞丽南亚珠宝店老板林先生表示,从自己珠宝店的情况看,半年前标价2500元至5000元之间的手镯,现在不出价4万至5万,肯定不会出货。而对上品翡翠,惜售之风更是像流感般地蔓延开去。

  1月12日,伴随着南方冻雨的阵阵严寒,在云南靠近中缅边境的腾冲荷花乡集镇中心的大街上,记者亲眼目睹了一幕难得一见的通过边境走私渠道进来的翡翠毛料交易的情景。

  几个皮肤黝黑身着笼基的缅甸人从一辆农用车上卸下七八个沉重的编织袋,打开袋子,将里面的翡翠毛料分成几堆当街摆卖起来。

  由于这些毛料都是没有切开过的原石,最初围观的买家都很谨慎,然而,随着一堆30多公斤的毛料被一位买家在没有任何讨价还价以7000元的价格买走后,后面几堆很快就有了新的买主,且价格都达到万元以上。

  附近街上一位翡翠雕刻作坊的李老板对记者说,刚才那样的原料,一年前不过是几百块一堆,现在已经涨到一般人难以置信的程度。即使是这样,也还要下手快。

  被称为“中国翡翠第一乡”的荷花乡是翡翠之城腾冲最大的翡翠雕刻加工中心,在这里集聚了数百户雕刻加工业者,每天吞吐大量的翡翠毛料。

  “由于翡翠毛料价格在一年内翻了几番,很多翡翠加工者都转向了原料价格相对便宜的黄龙玉,”在荷花经营翡翠雕刻公司的腾冲翡翠协会理事张在航说。

  张在航说,其实,一直以来对这种赌石(未开过的翡翠毛料)的购买方式,一般翡翠加工商都很不接受,原因是风险太大。但是,由于价格上涨导致原料短缺的缘故,很多人不得不改变交易习惯。

  刘先生是河南人,来瑞丽已经有五六年,现在水上乐园开有一间雇了7个工人的翡翠雕刻作坊。他表示,现在随着原料价格的暴涨,开过的毛料稍好一些的价格难以接受,于是就想通过赌石来碰碰运气,期待借此找到一点超值的东西。

  他表示,风险基本上还是可控的,一方面卖价不是很高,另一方面多年从事翡翠加工,也有相当的眼力。

  腾冲珠宝玉石协会副会长尹春林表示,由于价格暴涨,很多种水好的翡翠不仅价格一飞冲天,卖家也不愿意出手。

  他从身后的保险柜中拿出几件分别属于玻璃种、冰种及糯种的挂件向记者展示说,类似种水好的上品,在今后已经成为稀有之物,轻易不会出手。

  尹春林说,不同于其它玉石,翡翠具有产地的唯一性、资源的稀缺性及不可再生性,所以价格一旦走高就难以回头。

  事实上,尹春林的上述观点,在翡翠业界具有广泛的认同度。瑞丽珠宝玉石协会常务副会长柯文聪更是直言不讳地表示,他不否认近期由于持续的飙升使翡翠价格集聚了一定的泡沫,但由于需求旺盛,加之原料的储量在不断减少,因此,他看不到“泡沫破裂的理由”。

  “原来开采翡翠毛料是用锄头挖,再用背篓一点点地从矿洞里运出来,现在资源逐渐向大老板集中,采矿手段也实行机械化。据说,过去20多年来对翡翠的开采量,相当于300年来开采量总和的10倍。缅甸现存的资源最多只够开采七八年。”柯文聪认为,面对这样的情形,翡翠价格上扬自然有其内在道理。

  此外,谈到价格飙升的另外一个因素,杜茂盛认为,首当其冲应归结于大量游资的介入。“这里面既包括山西煤老板,温州炒房客,还有各地的房地产商和大量不看好股市的资金。”

  他表示,据他掌握的情况,腾冲一些翡翠高手就曾经被上述身份的人请去“长眼睛”(即辨识翡翠)。

  “从中标的玉石中就可以分析出来”,王小骞说,因为做生意的,必然要考虑和计算成本及利润,而游资囤货则“完全不用考虑这些”。

  据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预测,2010年,我国珠宝年销售额将超过2000亿元人民币。在珠宝消费中,翡翠玉石每年销售额约400亿元人民币。这个数字即使按照保守的估计,到2020年也将上升到超过1000亿元人民币,而资源却是不可再生的,这也难怪游资会瞅准机会参与翡翠的炒作。

  此外,在工艺价格方面,随着时代的发展,玉石行业的加工工艺、人工费用等加工成本均较以前有较大幅度的上涨,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促使玉石首饰涨价。

  面对当前的翡翠价格行情,在瑞丽有很大社会影响力、作品曾经获得全国性大奖的国家级雕刻师王朝阳对本报记者说,像那件用近2亿元人民币得到的6公斤毛料,他自己将会“不敢下刀”,因为,以做3副手镯计算,每副的价格将达到6000万元以上,怎么从容地进行艺术创作“确实是个问题”。

  王朝阳表示,针对翡翠价格的飙升,精品原料呈现天价的情况,他们近期一直在酝酿 “翡翠精品按重量销售的交易方式”。

  “在此之前早已有了先例,例如钻石、水晶以及红宝石不都是按照重量来销售吗?”王朝阳说。

  “我们这些做中低端翡翠零售生意的是越来越难活了。”面对翡翠毛料涨价,常年经营黄金饰品、翡翠饰品的零售商老汪感叹道。

  “今年翡翠成品的价格涨得太快,无论我们从品牌加盟主那里拿货,还是用其它的渠道向批发商进货,都有些难以承受。”老汪说。

  他指着包里刚进的一批翡翠手镯,“这款式、玉质的镯子年初进货价也就在1000元左右,到年末基本翻了一番,飙到了2000元。广州玉器街那边的价格是一月一变。”

  “许多老顾客都问,同样的东西,价格一年内为何翻了那么多,我解释称毛料涨,成品价也跟着涨,不过顾客对这说法并不买账,他觉得现在买镯子吃亏,生意一下子差了很多。”

  “对于我们这类百万规模的零售商而言,毛料成本一时无法转嫁给消费者,又没大笔资金去囤新货,不少同行在去年关门。如果翡翠今年还这般高涨,恐怕我也要步他们后尘。”老汪说。

  据中国珠宝玉石首饰行业协会资料显示,2000年到2009年,翡翠价格平均每年涨幅约为18%。2010年年初至年中,普通翡翠涨幅接近30%。

  “去年翡翠毛料猛涨,对玉器市场冲击很大,但对业内老手而言,这里同样蕴含更多的机会。”专营翡翠的玉之缘珠宝店老板阿强向记者表述了另一番观点。

  “对行内老手而言,2010年的收入显然比往年好得多,因为他们基本有毛料库存和成品库存,跟着市场整体溢价就能获益,而且大量新手的涌入,在成品市场上让老手操纵利润空间的余地更多。”阿强称。

  “在翡翠这个行当,新手总是向老手支付大量学费后,才能真正入行,忽悠是常态。”另一位平洲玉器街开铺子、年销售额千万左右的老板老黎向记者打趣道。

  “新手炒高了价格,老手跟进,新老结合,翡翠行当炒到让大伙都看不懂。”在老黎的眼中,去年翡翠行当就是一个大家“炒”的过程。

  “囤货的新人多了,我们老手自然也推波助澜,大家一起把价格推上去了。”之后,越囤越贵,越贵越囤,成了一个循环。

  对于当下翡翠毛料上涨引发的不少翡翠企业困境,中国商业联合会珠宝首饰委员会执行会长何乃华有另外一番看法。

  “昔日翡翠一热,大伙都涌入这个市场,良莠不齐,往往出现老手忽悠新手,新手忽悠外行的情况,如今随着原料上涨多带来的行业连锁反应是件好事,这是个优化行业环境的过程。”何乃华称。

  他指出,“翡翠本身拥有增值收藏和装饰双重功能,但去年大伙关注点都落在翡翠的保值增值功能上,忽略了装饰功能,而现在由于毛料上涨,中高端毛料奇缺,逼着企业主把目光转到装饰功能上。”

  “不少翡翠企业在低端翡翠产品的装饰功能上思考得并不多,在中高端产品原料稀缺的现状下,普通料子上涨的情况下,不得不逼迫其强化低端产品的设计理念和做工款式,吸引更多的消费者把目光从保值收藏功能向装饰功能转过来。”

  对于翡翠毛料继续一路上涨所带来的风险问题,何乃华表示,炒作的游资会撤离这个市场,温度会降温的。

  梁晃林则表示,现在这情况,通胀,热钱等各种因素一股脑儿进了这个市场,翡翠毛料想跌不可能,而中高端的毛料能狂涨到什么程度,也很难预测,这个过程比当年疯炒的普洱还疯狂,最怕最后大家都落得个血本无归的下场。

  普通料子的上涨短期看似给行内整体溢价带来利润上的收益,但长期来看,普通毛料制作的翡翠成品不具备明显增值作用,如果毛料价继续涨,导致成品价涨到普通消费者不愿意承担的幅度,那对多数普通商户是毁灭性打击,毕竟多数普通翡翠饰品是装饰纪念作用,而非收藏保值作用。“老黎对未来翡翠市场前景也不无担忧。

  用句揶揄的话来描述当下翡翠市场,它就像另一版本的房地产,刹不住车,只能一路向前,不知何时撞上山丘,跌个粉身碎骨。


翡翠玉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