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玉镯 > 碧玉手链(2)

碧玉手链(2)

admin 翡翠玉镯 2021年07月22日

  师云云一直把她那只褐红色的檀木盒子,和里头的那样首饰,当作爱情。这事,华桂不大愿意去晓得。这事,师云云不便说,华桂也不便问。但华桂在心里面,隐隐约约种下了梗,说不出任何味道的梗。没多久,华桂也不再去纠结师云云曾经收到过一条玉石手链这事。华桂以为,只要天长日久,人的心结就一定会被时间粉碎。

  爱情一定是美好的,就算结了婚的女人,也仍然愿意相信这话。爱情这东西,男人非常喜欢,女人也十分喜欢。然而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得到爱情,尤其是美好的爱情。也不是每一个人得到的爱情,就一定美满。在爱情发生之前,男人总是忙于言誓,女人肯定注重誓言。奔跑在爱情里的时候,男人保准会事事故意执偏,女人终于要事事趋于偏执。一旦落入到婚姻中,男人一般只记得油盐柴米,女人偏偏记住了曾经山盟海誓的精神和柴米油盐之外的物质。大多数女人,可能曾经没有任何爱情史,也不可能拥有爱情,但她们坚信爱情的养分一定可以给人创造美好,固然也就渴望得到爱情。师云云就是这样一个女人。

  都还没有经历过爱情,就成家了,这辈子要怎样才好打发。师云云很后悔。师云云后悔曾经放弃了好多可以尝试爱情,甚至可能拥有爱情的机会。

  结婚后,师云云竟对柴米油盐之外的一些物质,渐渐生起了不是一般的兴致。比如金项链,银手镯,还有钻石耳坠,甚至连一只铜发夹,师云云都很上心。上心也没有用,师云云还不想自己给自己送礼物,终于没能下得去手。每一回逛街,师云云都只看不买。不是不想买,师云云是想着,会不会有人给她买,比如华桂给她买。师云云最希望能送礼物给她的人是华桂,她已经明示暗示过华桂不止一回两回。华桂也想过给师云云送一回两回礼物,无奈自身经济始终都不甚宽裕。一直囿于资金链非缺即断,华桂也挺苦恼。师云云已经渐渐地不再把希望寄存于华桂的身上,但又仍然希望会有人送礼物给她。师云云一直以为,自己买的礼物,只是证明自己曾经出过一把钱而已,别人送的礼物才具有深层意义。

  结婚之前,师云云从不曾收到过任何男人的礼物。师云云那时年少轻狂,眼界挺高。一般男人,压根就入不了师云云那双单眼皮的,似丹凤眼的,小的眼睛。年轻而自恃有资本的师云云,从来不屑于随便收到任何一个普通男人的礼物,哪怕对方送出的礼物,是一条黄金项链。对于一支两三块钱的玫瑰花,师云云更是连眼皮都不肯抬一下。

  师云云二十岁那年,不说是少女花季,也是青春华年。很不巧,师云云遇到了高考落榜这种事,她父母亲便催她结婚。师云云一个兄弟姊妹也没有,她是家里的独生女,她几乎找不到一个人,来倒她心里的苦水。师云云还没有谈过恋爱,高中刚毕业就奉命成婚,她已经没有了任何机会谈恋爱,也几乎没有了任何机会去接受别的男人的礼物。结婚之后,十年那么久的时间,华桂也从来没有给师云云送过任何稍微谈得上贵重的礼物。不过,师云云在三十一岁那年,她终于从外界收获了一条精美的手链,一条精美的玉石手链。

  华桂不是不想送礼物给师云云,只是碍于手头实在拮据。每个月上班的工资,除开一个月烟钱三百块,一个月零花钱二百块,其余的基本都上交给师云云的父亲了。在华桂和师云云结婚一年后的某天早上,师云云的父亲在饭桌上说,我们家从今年开始,每个人都要划算好,都要缩食节衣,努力尽快在老家建上一栋大别墅。天哪,那得费好多的钱。华桂当时在心里想到了这话,他并没有说出口来,只能从此以后贡献出自己每个月的工资。

  整出一栋大别墅,真的需要好多的钱。对此,华桂苦不堪言。通身无余钱,华桂无从改变。改变不了别人,华桂便决定改变他自己。除开上班的时间,华桂几乎每天就专心地玩游戏。打怪兽,打传奇,斗地主,大凡是游戏,连宾果消消乐,华桂也没有放过。除开专心打游戏,华桂还有一大爱好就是打篮球。好几回跑去打篮球,华桂差点就跟师云云干了架。所以华桂很早就已经没有了心思,去给师云云整爱情,整礼物。

  本来那年华桂聘亲的时候,师云云压根就没看上他。跟华桂结婚,也只不过是师云云为了完成父命而已。结了婚后,诸多事情都令师云云对华桂不甚满意。这些情况,华桂也都晓得,但他不说。华桂压根就不想费这个劳什子劲,去理会那些劳什子事。师云云再也没有任何法子,去为她的婚姻添加适用性大的润滑剂,只能时不时跟她的一帮闺蜜抱怨,说:这世上,懂我的男人,没有一个。

  得不到华桂理会的师云云,终于在上班的公司里接触了到一个男人,一个令她自认为肯定是属于爱情的,已经结婚了的小个子男人。那个男人还是同师云云一个省份的,也说家乡话,算是有一些共同语言。那个男人叫学文。

  学文在生产二楼3线当组长,师云云是二楼包装组的代理组长。在工作上,他们有很多业务需要直接交涉。师云云特别注意到学文的时候,是她代理包装组长的第二个礼拜的礼拜天。那天,就师云云和学文在公司里加班,他们谈完工作后,又随意谈了些其他。师云云发现学文谈吐不俗,举止也蛮优雅,很多话他都能说到别人心坎里去。从此师云云就认真记下了学文。往后,师云云经常借故接近学文。经过了很长一段时间的接触,学文晓得了师云云什么意思,但他就是不肯向前推进半步。师云云就计划着,得找个合适的机会,让学文向前朝自己走一步。

  走出房间的师云云,并没有出门,她去了房间外的阳台上。一时想不到要为自己三十二岁的生日准备些什么,师云云只好跑到阳台上,去看小镇上的车水马龙。

  师云云三十一岁生日的前一天,几个女人在一块八卦谁家男人的好与坏。师云云又跟她的闺蜜说,这世上,懂我的男人,没有一个。有过离婚史,又独自哺养一个儿子,还一直没能再婚的闺蜜黄青妩,之前对师云云说的那句话,有时表示赞同,有时又反对。但那天,黄青妩似乎特别反感师云云说了那句话。黄青妩驳了师云云的话:云云,你也是三十多岁的人了,现在都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妈了,就不要这么天真了好不好;谈情说爱这种事,真没有必要再去纠结;一个家庭需要融入社会,需要有一个男人作支撑;作为一个男人,真的不容易,活得也挺累;站在一个普通家庭的角度上,一个男人,可以无大用,但是不可以无。

  师云云小小凤眼向额眉上一挑:没有爱情的婚姻,就是一只牢笼,一只四周都布满了蚂蚁的该死的牢笼,随时都会被蚂蚁啃噬而死。这样的婚姻,有什么意思?这样活着,又有什么意思?我偏要说,这世上,懂我的男人,没有一个。老子还要到处说。

  安抚不下师云云,黄青妩便头一昂,也大吼起来:你以为你还是十六岁的少女吗,说话做事总是不过脑子。市面上那么多的饮料,有百事,有橙汁,有冰茶,好看也好喝,你怎么不天天去喝饮料呢?止渴,就得要喝清水。如果是止咳,吃枇杷压根就没有任何效果,得咽枇杷树叶子熬出的汤。要是想补血,光吃龙眼肉有什么鬼用,就得用龙眼的果核煮水。每个人都只看美好的一面,都逃避现实,都不想承受担当,做人还有什么意思?爱情只是婚姻的催化剂,用好了它比蜂蜜还甜,把握不好可是比鹤顶红的毒性都要狠好几倍。大凡不以婚姻为目的的爱情,我看跟青楼夜宿也没什么多大的区别,除了有点百无一用的蜜语甜言,剩下就是浪费感情的鱼水之欢。还有什么?还有个锤子的爱情。


翡翠玉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