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玉镯 > 曾被迫卖掉公司84岁再创业他用1座破庙、8个工人

曾被迫卖掉公司84岁再创业他用1座破庙、8个工人

admin 翡翠玉镯 2021年06月22日

  “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志,不是看他登到顶峰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到低谷的反弹力。”

  “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志,不是看他登到顶峰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到低谷的反弹力。”

  “衡量一个人成功的标志,不是看他登到顶峰的高度,而是看他跌到低谷的反弹力。”王石曾用巴顿将军的这句线年他从“中国烟王”的高峰坠落,直到2001年才因严重的糖尿病获批保外就医,活动限制在老家一带。次年,褚时健承包了一片2400亩的荒山种起橙子,当时他已74岁。

  而我今天要介绍的这个人,是一个比褚时健开创“褚橙”时的年龄更大的创业者,也来自云南。

  他,29岁由国家统一分配进入“云南白药厂”,一举从技术员做到云南白药第一任总工程师;

  60岁时离休,他不甘享受平凡,从28万起家的皮康王,到拜耳36亿收购的滇虹药业;

  84岁本该颐养天年,但他翩翩“剑走偏锋”,紧跟时代,针对市场需求打造了差异化功效型药妆:群优生物科技。

  1933年,周家礽出生在上海崇明岛的一个律师家庭。3岁那年,他得了严重的中耳炎,由于缺医少药,一直没有治好,影响到左耳的听力,后来必须用更多努力和专注去弥补。

  5岁时,周家礽的父亲因病骤然去世,他父亲周景徐是当时崇明岛的著名律师。6岁时他开始读书,从小喜爱学习英语和自然科学。但由于听力不好,他就大声读,这也让他更加用心。

  1949年7月,在崇明中学读完高一后,受到革命宣传的影响,年仅16岁的他和同学瞿振华悄然离开家乡,参加了中国人民解放军。后被分配至张家口军事通讯工程学院第一届学习无线电通信技术。大专毕业后分配至通讯兵部队,先后任排长、实验员、技术员等职务。

  1949年,周家礽在崇明中学读完高一,在进步思想影响下参加了人民解放军,先在华东军政大学学军事政治,校长是陈毅,然后分配到张家口军事通讯工程学院学习无线电通讯技术,是第一届学生。两年大专毕业后,周家礽分到通信兵部队,当过排长、实验员和技术员。

  1957年周家礽从部队复员,因海外关系,后改行选择学习药学,并于1958年考入南京药学院(中国药科大学)。

  在部队八年,周家礽学会了艰苦奋斗,树立了“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理念,部队的医生也用抗菌素彻底治好了他的炎症,不过他的左耳听力也基本丧失了。

  大学毕业时周家礽向学校主动申请支援边疆,自愿到云南工作。1962年,周家礽经由国家统一分配进入“云南白药厂”,一直干到1988年才离休。

  在云南白药期间,由于对技术工作的执着与钻研,周家礽积极推进云南白药的剂型改革二次拓展,将“云南白药”从单一的散剂,创新增加了“云南白药胶囊剂”、“云南白药酊剂”,并领导了技术部门及其他人员进一步发展新剂型”云南白药贴膏剂”等。

  周家礽的努力和成就让他从1962年进厂时的技术员,于1965晋升为技术科长,1983年再度晋升为云南白药厂首任总工程师。

  1993年底,花甲之年的周家礽与汪伯良发起,集资28万元,在昆明郊外观音寺找到了一个日化小企业租作厂房,每天从家里骑7公里自行车上班。就这样,一座破庙、三亩厂房、8个青工,滇虹起家。

  之后,周家礽购置了混合、搅拌、乳化等简易设备,大家一起动手,安装调试,经地方药监部门检查验收后,开始生产名为“皮康王”的复方酮康唑乳膏。

  1994年初,首批产品出来,周家礽和汪伯良亲自到当地药店铺货,因为杀菌止痒的效果确切,销售快,回款快,不到3个月就回款30万元。1994年全年销售回款1000万元,在几乎没有任何广告的情况下,到1998年回款突破1个亿,并进入了缅甸、越南、老挝、柬埔寨、美国等市场。

  在“皮康王”成功的基础上,滇虹药业又研发生产了中成药“滇虹口溃液”、“丹娥妇康膏”、“骨痛灵酊”等新产品。“康王发用洗剂”由于对头皮的去屑止痒作用突出,一年后销售量即突破亿元。

  2006年,滇虹药业的药品销售超过6亿元。此时的滇虹药业,在昆明总部生产药品,在上海青浦购置了土地40亩,生产以洗发露、沐浴露为主体,护手霜、护肤霜为辅助的日化产品。到2014年,滇虹药业年销售达到13亿元。

  由于滇虹药业的创业者都是老年人群,周家礽和女儿周晓露(上海滇虹日化公司总经理)接受了战略投资者的建议,决定引进跨国公司和有西方管理经验的人才帮助自己实现治理的规范化、国际化,提升品牌。他们请了咨询公司,引入了海外归来的职业经理人,2009年周家礽也让出了董事长的位置。

  周家礽退出管理后,由于滇虹药业的控制权比较分散,年轻的接班人和战略投资者最后选择了把企业出售给外企,周家礽的说服工作最终无果。2014年,拜耳集团出资36亿元人民币,收购滇虹药业100%的股份。

  “我很后悔卖掉滇虹药业,比卖掉我的亲生孩子还要痛。”周家礽话虽这么说,但由于滇虹药业股权分散的原因,把这个自己一手创立并苦心经营20多年的企业拱手让人,也是无奈之举。

  这时的周家礽已81岁,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这位老前辈会就此封山,开始颐养天年。然而,历史经常偏离人们的预期,走向意料之外。

  对于周家礽来说,出售滇虹的最大遗憾是,再要重新报一个新药,所需的不仅是几千万上亿的投资,而且可能花十多年时间还不一定能拿到一个批文。

  他说:“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虽然我做了一辈子药,我们依旧要前行,要勇敢地面对自己的错误。这个错误不该是我们的终结,因为世界是由那些敢于进取的人所创造的。”

  2015年3月,在加拿大温哥华的周晓露发现,刚来一个星期的父亲不见了。原来周家礽决定要一个人回去,他要重来一次,他要回去寻找创业的机会。

  得知周家礽要再创业,以前和滇虹药业合作的一些老药学家、老专家兴奋不已,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有几个精心研制的产品还没有市场化,愿意拿出配方和周家礽一起创业。

  一个月后,周晓露接到了父亲的电话:“晓露,你回国来一起做吧。这一次我们从头再来,一定要在一开始安排好一个合理的结构,时代变了,不能全用老办法了。”

  周晓露回忆道:当时84岁的老父亲回国就开始跑市场,见经销商,接触设计师、专家。他甚至在时尚名品店久久驻足,翻看着一个个时尚化妆品,眉头紧蹙,感觉市场上太多的品牌都把主要成本用在了包装上,而他暗下决心要走一条在配方上下功夫的道路。

  群优的规划是打破化妆品市场以时尚营销为主导的品牌理念,率先向科技、市场、美丽三位一体的方向转变。

  云南有得天独厚的资源,团队有数十年的丰富经验,公司在云南设立了研发中心和生产基地,在上海和杭州设立了中央市场部和电商运营中心,这个84岁的创业者仍然充满激情。

  很多人问周家礽,虽然滇虹药业不是自己的了,但也卖了不少钱,完全可以安享晚年了,何必再跳入日化产品竞争的红海?

  周家礽总是提到年轻时的偶像保尔·柯察金,提到“生命不息,奋斗不止”,他有时还会反问,为什么人类在地球上呆得好好的,非要上月球?他说他相信研发的力量,好产品一定会说话,但他也做好了面对困难的准备,“我们首先推出的洗发露之所以叫‘征服’,就是为了征服道路上的困难,‘征服’消费者,也征服自己”。

  周家礽是一个有着异常韧性的人。他常告诫女儿,贵在坚持。他有严重的慢性胃肠炎,一次从书中看到,练习“内阳功”能治疗胃病,于是从1979、1980年左右开始,每天坚持练习气功,后又拜师学习了“鹤翔桩”功,持之以恒30多年,久而久之,肠胃慢慢变好了。即使气候恶劣,或心烦意乱,他仍然坚持不懈。70岁时,为了开辟东南亚市场,他还学习了泰国语。

  “人最宝贵的是生命,生命对于每个人只有一次,人的一生应该这样度过:当回忆往事的时候,他不会因为虚度年华而悔恨,也不会因为碌碌无为而羞愧。”周家礽,是担得起这句话的。

  岁月除了给周家礽带来了超凡的坚定,也让他洞悉了时代的变与不变。他相信每一代消费者有不同的收入和审美偏好,但他们面对的肌肤问题没有太大的变化,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消费者不是阿斗,他们最终会知道什么是好产品。”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这是曹操在《龟虽寿》中的一句话,用在周家礽老先生的身上,最合适了。不过周老先生没有“伏枥”,而是“志在千里,行在千里”。褚时健75岁开始再创业,90岁了,还在摸爬滚打。周家礽84岁再出发,开启人生新一段旅程。“用飞龙在天,对老骥伏枥”,这就是中国的企业家。


翡翠玉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