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玉镯 > 翡翠项链上海亮相 讲述朝代更迭与名媛人生

翡翠项链上海亮相 讲述朝代更迭与名媛人生

admin 翡翠玉镯 2021年05月26日

  “百年瑰宝传奇黄仲涵翡翠项链特展” 开幕。陈静摄

  “百年瑰宝传奇黄仲涵翡翠项链特展”11日在此间开幕。传奇翡翠项链重现,让世人一睹其风采。据悉,这串“黄仲涵项链”原为宫廷养心殿所藏翡翠朝珠,其玉质属上乘老坑满绿玻璃种,存世稀少。

  传世瑰宝“黄仲涵项链”身载着百年传奇故事。记者看到,项链主体由30颗翡翠圆珠组成,珠径为13.29-13.43mm。此物原为朝珠,清宫养心殿旧藏,民国初年经溥仪之手流出宫外变卖。20世纪初,这串翡翠朝珠被北京知名翡翠玉石商人铁宝亭购得并改制成项链,随后由南洋富商黄仲涵带到异乡赠予爱女。其后,项链流转到黄仲涵的孙媳佛姬儿夏宝手中,在其家族收藏近百年。

  中国是一个崇尚玉文化的国家,翡翠虽然进入中原的时间不长,却迅速赢得皇室的喜爱。据悉,翡翠在晚明传入中国,至清朝中期时成为达官显贵们争相求取的宝物。玉质上乘的老坑满绿玻璃种,在翡翠原石中占不足十分之一,常用于制作翎管、扳指等小件器物。

  朝珠作为宫廷中身份的识别物之一,亦是清朝官方服饰制度中的独特之处。随着清朝国力逐渐衰微,宫中珍宝流失的情况也愈发严重,上至王公贵族,下至宫女太监,都在靠变卖宫中财物来维持生活开支。其中,溥仪更是以赏赐弟弟溥杰为由,将大量珍宝偷运到醇亲王府中再转售变现。据《故宫物品点查报告溥仪取物帐》记载,溥仪从养心殿取走翡翠朝珠两条,而这两条翡翠朝珠至今一条下落不明,另一条则被卖到了当时北京珠宝翡翠大王铁宝亭的手中。

  黄仲涵祖籍福建,成年后在印尼佐父经商并继承父业,将贸易行发展成了亚洲最大的华人企业,由于主要从事糖业生产而被人们称为“印尼糖王”。黄仲涵在铁宝亭的珠宝铺中一眼相中了两条由翡翠朝珠改制的项链,带回印尼分别赠给了最为宠爱的两个女儿,长女黄琮兰与次女黄蕙兰。黄蕙兰是民国外交家顾维钧的第三任妻子,1993年这位民国第一外交夫人离世,随后这条属于她的翡翠项链被子女送至香港拍卖,以690万港币成交后,近30年未曾在市场上露面。

  长女黄琮兰将翡翠项链赠予儿媳中国首位驻巴西大使夏诒庭之女佛姬儿夏,作为订婚礼物。翡翠项链跟随佛姬儿一家辗转国内外多地,是家族代代相传、历久弥新的珍宝。这条项链因长女承袭,三代流传有序,被后人誉为“黄仲涵项链”。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佛姬儿与世长辞,2010年,其家人将她钟情的翡翠项链送至纽约苏富比上拍,成交额高达近两百万美元;不久后,项链又在北京保利释出,以两千三百万人民币成交,随后十年未曾在市场露面。

  一串朝珠,两条项链,一场展览,在糅合了皇室的荣耀印记和朝代的更迭变迁之外,还映衬着黄氏家族在中国近代史上的百年辉煌和多位历史名媛的传奇人生,见证了动荡中国之下的民族跌宕与兴亡。在上海进行为期两天的展览后,“百年瑰宝传奇黄仲涵翡翠项链特展”将移师北京。

  数千年来,博物馆从私人收藏到开放共享,在社会中的角色不断变化、更迭。我们在博物馆中体悟浩瀚历史,博物馆为我们照亮未来。

  “弘历的世界——乾隆御制诗文稿、兰亭图帖缂丝卷暨重要宫廷艺术特展”巡展8日登陆上海。

  2021年“五一”假期,甘肃敦煌鸣沙山月牙泉景区里众多游客骑着骆驼排队上山的壮观情景登上网络热搜,火爆的场面甚至让网友惊叹“这一场景再现了丝绸之路的辉煌”。

  近期佳士得和苏富比先后发布2021年春拍书画信息,两大拍卖行不约而同地将重磅推出张大千泼彩和泼墨力作,笔者深感今年春拍张大千泼彩泼墨作品有望在市场上掀起高潮。

  纽约苏富比将于5月12日印象派及现代艺术晚拍隆重呈献一幅印象派经典主题巨作——克劳德・莫奈的《睡莲池》。

  提及近年来拍卖会上最受关注的宝石款式,翡翠必然榜上有名,由于缅甸的翡翠产量有限,加上一直深受亚洲买家欢迎,翡翠向来都是最备受亚洲藏家渴求的宝石之一。

  博物馆文创在中国尚处于起步探索的阶段,但从世界范围看,国际知名博物馆在文化创意产品开发营销方面积累了丰富的经验,旅游纪念品行业的蓬勃发展亦可带来启发。

  “五一”假期,前往文化场馆成为许多群众的选择。博物馆、图书馆、剧院、科技馆……全国各地的文化场馆活动精彩纷呈、人气高涨。


翡翠玉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