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玉镯 > 20世纪最贵双面间谍价值100亿美元的情报

20世纪最贵双面间谍价值100亿美元的情报

admin 翡翠玉镯 2021年04月28日

  中情局刚开始与托卡乔夫接触时,并未认清其价值所在,后来才猛醒,托卡乔夫是美国二十世纪最宝贵的间谍,美国军方的估算结果显示,托卡乔夫的情报价值100亿美元,足够美国空军研发机构研究多年。

  俄克格勃历史研究学者索科洛夫及克格勃中校兼《独立军事评论》主编阿塔曼年科承认,托卡乔夫给苏联国防事业造成的损失超过20亿美元。他们从间谍研究的专业角度评价说,托卡乔夫堪称超级间谍。

  苏联雷达工程师托卡乔夫(1927-1986),于1978年至1985年间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充当间谍,第一年的年薪就高达20万美元,甚于当时美国总统的收入。

  托卡乔夫1927年生于苏联哈萨克斯坦共和国的阿克纠宾斯克市,两岁时随父母迁入莫斯科,30岁时娶苏联女子娜塔莉亚为妻。其岳父和岳母死于30年代斯大林的大清洗,托卡乔夫因此憎恶苏联,这成为他后来投身中情局做间谍的原始动因。

  1954年,托卡乔夫毕业于苏联哈里科夫综合技术学院,毕业后分配在苏联雷达工业部无线电配置研究所工作。由于他工作业绩突出,被提拔为该所联合实验室总设计师和科学生产联合公司“同相加速机”的主管。托卡乔夫收入颇丰,月薪高达250卢布,外加奖金和保密补贴,每月薪酬都在350至400卢布左右,他根本花不完。

  1979年,苏联政府给52岁的研究所总设计师托卡乔夫分配了高级住宅,就在莫斯科市中心一幢靠近美国大使馆的高层楼,笔者前不久在莫斯科还造访过那幢楼,条件之好难以形容,即使按今天的标准也算奢侈豪华。

  但是,苏联保密费给得再多,也敌不过美国的泄密费,中情局鉴于托卡乔夫能接近苏联国家高级技术机密,决定招募他做间谍。可剃头挑子一头热不行,住在美国大使馆之侧的托卡乔夫,与美国人整天低头不见抬头见,他终于在1978年决定投靠美国。

  从那时起,他便经常借下楼遛狗和散步之际,在使馆周围转悠,期望搭讪使馆的人。托卡乔夫在给美国中情局的密信中写道,他作为苏联持不同政见者,愿意帮助苏联的敌人获取秘密技术情报,成为苏联著名作家索尔仁尼琴和核物理学家萨哈罗夫那样的人。托卡乔夫说,希望通过向美国出卖情报能获取可观的金钱(他认为提供的情报极有价值),以便未来工作发生变动时有足够的经济条件养老。

  其实托卡乔夫早在1977年,就想跟美国驻莫斯科大使馆联系,但不知为什么没有成功。他那时甚至还跑到酒店和宾馆的停车场,去寻找美国大使馆牌照的汽车,找到以后还往车窗里塞纸条,说自己是苏联国家秘密科研机构的高级研究员,可以向美国情报机构出卖苏军雷达机密。托卡乔夫为了向美国人证明自己的身份,还亲自带着一些秘密资料,请美国使馆官员前往约定地点拍照,尽管如此,美国人也没有理他。

  关于这个问题,《华盛顿邮报》驻莫斯科的霍夫曼(David?Hoffman)有答案。他说,托卡乔夫给美国使馆塞纸条的时候,恰是克格勃打击中情局间谍的高峰时期,中情局驻莫斯科工作站因此损失惨重,不少老牌间谍纷纷落网,他们基本上都是以外交身份做幌子。中情局莫斯科工作站将托卡乔夫塞纸条的事,报告给中情局局长特纳(Stansfield M. Turner)。特纳认为,托卡乔夫是克格勃的诱饵,不是合作者,不能接触。其理由是,托卡乔夫的秘密雷达资料尽管珍贵,但美国却不能据此有效地打击苏联空军。但中情局莫斯科站站长哈萨韦(Gardner RuggGusHathaway)却反对特纳的意见,他力主中情局接触托卡乔夫,因为托卡乔夫提供的信息真实可靠,对美国发展国防有利。

  1978年2月16日,就在美国中情局为招募托卡乔夫犹豫不决的时候,托卡乔夫竟然又在莫斯科拦住了美国使馆的车,他往车里投了一封信。无巧不成书,托卡乔夫那天所拦的恰是中情局莫斯科站站长哈萨韦的车。那时哈萨韦刚驶出使馆不久,在等红灯的时候听见有人敲车窗,哈萨韦妻子摇下玻璃,托卡乔夫将一个信封交到哈萨韦手上,还急切地说:“请转交大使先生!”便匆匆离去。哈萨韦急忙返回使馆打开信封,原来是一封托卡乔夫的亲笔信。他说出于安全考虑,不能写得太多,但他也知道,写少了中情局不会相信他,会误以为他是克格勃为中情局下的套。

  所以,托卡乔夫想了一个与中情局联络的巧妙方法,他先将自家座机号码的前5位数(莫斯科的电线位数)在信中报给中情局,一个星期之后,他再按约定手持写着后两位电话号码数的小木板,在约定的公共汽车站等候中情局特工。中情局特工只需开车经过那个公交站,记清小木板的两位数字,并按照信中所提供的前五位电话号码进行拼接,即是托卡乔夫家的电话,再按约定时间给他打电话,通话前切记验证接电话的人是否托卡乔夫本人。

  中情局特工按照信中时间,前往公交站,果然看见托卡乔夫手持木牌站立,他们立即验证了电话号码。托卡乔夫在中情局验证他亲笔信的当口,又给美国使馆送了一封信,他在信中叮嘱说:“我家电话号码你们已经清楚,即请来电,若是男性来电,请自报俄国名字尼古拉,若是女人就说是卡佳。”果然,中情局很快就给托卡乔夫打了电话,但托卡乔夫不知道,这不是因为他的请求生了效,而是因为中情局莫斯科站站长哈萨韦,对他能提供侦测飞机超低空飞行的雷达系统的情报发生了兴趣。

  托卡乔夫提供的绝密情报价值连城,不仅使美国研发战机躲避雷达监测系统缩短了17个月,而且还节省了高额研发经费。美国军方的估算结果显示,托卡乔夫的情报价值100亿美元

  1978年3月5日晚10点,已经下决心为美国中情局工作的苏联雷达工程师托卡乔夫家的电话突然铃声响起,来电话的是中情局莫斯科工作站的特工基舍尔。他们的通话被中情局录音,多年之后,这一录音被《华盛顿邮报》驻莫斯科记者霍夫曼披露:

  基舍尔:我终于给您打通电话了。我收到您的信件。谢谢。我们对您的来信感兴趣,稍后联系您。

  托卡乔夫:我9日出差去梁赞,周六与我联系不便,最好周日联系我(沉默,托卡乔夫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没说出口)。

  托卡乔夫就这样联系上了中情局特工。基舍尔一周之后再度致电托卡乔夫,让他将藏在莫斯科市中心一家商店电话亭里的手套取走,托卡乔夫立即照办。手套里藏了不少东西:一个20页的密码本,一张加密表,两个用英文填写了收件人的信封,里面还塞了英文信,两张密写纸,以及用俄文小字密密麻麻写的、如何使用加密手段撰写情报的说明,以及如何递送情报等诸多细节安排,外带一些托卡乔夫需要回答的实验室和雷达设计方面的问题,最下面是一个装有500卢布的信封,这是他从美国中情局所获得的第一笔奖金。

  托卡乔夫对500卢布很不满意,他给中情局写信抱怨说,你们所支付的那点小钱,要么说明我的情报没价值,要么就是你们对我不信任。中情局听罢问他要多少,他张嘴要5万卢布,见中情局犹豫不决,就说以后酬金不足6位数就不做。1979年5月1日,中情局总部批准了托卡乔夫6位数酬金的请求。不久,中情局致电莫斯科工作站,决定先支付托卡乔夫30万美元。谁知托卡乔夫听罢仍不满意,他对基舍尔说,中情局听错了,他说酬金不是6位数,而是数字后面带6个零。基舍尔听罢当场拒绝,并说中情局有史以来还从未支付过数额如此之大的酬金。托卡乔夫这才放弃了他“数字后面带6个零”的酬金要求。

  1979年,托卡乔夫开始为中情局工作。他在6年的时间里,一共出卖了数十份苏联绝密技术情报,包括米格飞机最先进的电控和躲避雷达监测系统。托卡乔夫被捕后在供词中写道:“我用宾得(Pentax)相机将国家实验室的绝密文件拍摄在35毫米的胶卷上,再带回家用胶带粘在椅子底下,寻机再将这些文件转交美国中情局特工。”托卡乔夫在生活方面不显山不漏水,平时上下班开一辆破旧的拉达轿车,周末在郊外小住,他家只有一幢摇摇欲坠的小别墅,与普通的苏联人无异,所以,他从未引起过别人的怀疑。

  托卡乔夫通过出卖情报不仅挣到了数额可观的美元,还有西方的药品、摇滚乐录像带和。他在长达6年的时间里,挣得79.7万卢布,当时折合约200万美元。1980年5月10日,中情局签署了托卡乔夫的酬金决定:1979年支付20万美元,以后每年支付30万美元。基舍尔将这个决定告诉了托卡乔夫,最后还加了一句:“你现在挣的比美国总统还多。”中情局将托卡乔夫的奖金存入美国银行,承诺他随时支取。这笔钱,托卡乔夫除了动用小部分在欧洲买珠宝外,几乎没有花过。

  托卡乔夫出卖的苏联绝密技术情报,为美国军事科技发展起到了重要作用。1985年10月,美国记者库谢维奇在《华尔街日报》撰文指出,托卡乔夫提供的绝密情报价值连城,不仅使美国研发战机躲避雷达监测系统缩短了17个月,在某些领域甚至缩短了5年,而且还节省了高额的研发经费。中情局刚开始与托卡乔夫接触时,并未认清其价值所在,后来才猛醒,托卡乔夫是美国二十世纪最宝贵的间谍,美国军方的估算结果显示,托卡乔夫的情报价值100亿美元,足够美国空军研发机构研究多年。而且中情局与托卡乔夫的合作,也堪称国际间谍史上的典范。

  俄罗斯克格勃历史研究学者索科洛夫及克格勃中校兼《独立军事评论》主编阿塔曼年科承认,托卡乔夫给苏联国防事业造成的损失超过20亿美元。他们从间谍研究的专业角度评价说,托卡乔夫堪称超级间谍。


翡翠玉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