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玉镯 > 带血的翡翠与佛像的尘埃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缅甸

带血的翡翠与佛像的尘埃置之死地而后生的缅甸

admin 翡翠玉镯 2020年07月18日

  当地时间7月2日,缅甸克钦邦帕敢翡翠矿区发生大规模塌方事故。事发时,矿坑内宛若发生了一场“海啸”,坡下正在采集矿石的工人几乎全部被活埋。

  截至7月4日晚,塌方事故遇难人数累计达172人,另有55人已被送往医院救治。由于救援工作存在安全隐患,事故现场仍然有许多过高的土方堆,救援工作一度被迫中断。

  事发时,一阵巨大的轰鸣声让乔达意识到要出事了。但他还没跑几步,就被一股巨大的泥水浪潮冲走。乔达在水下翻滚,游了半个小时才找到陆地。

  “我以为我会死,”第二天回想起这场矿难,乔达还是有些后怕,“我仍然不敢相信我逃了出来。不知道其他人发生了什么,我猜他们都死了。”

  据《纽约时报》报道,类似的矿难在缅甸的玉石矿区几乎每天都会发生。缅甸的玉石产量约占世界玉石总产量的70%,每年能为缅甸创造数十亿美元的收入。开采的玉石大部分都是出口到中国。

  其中,帕敢矿区是世界上最大、最赚钱的玉石矿业中心。从缅甸全国各地前来的劳工共有30万人,他们每天在废土堆里寻找毛料,在玉石开采区块寻找玉石。但在这些矿工中,约三分之二都是非法作业。

  缅甸矿区内经常发生小规模的山体滑坡,而像此次帕敢矿区这样的大事故,也几乎每年都会发生。

  “其实这里几乎每天都有人死于事故。”在帕敢矿难调查委员会中代表该地区的负责人吴天梭(音译)说,“我们只是没有这方面的记录。”

  缅甸玉石行业主要由军方及其亲信公司控制,几乎都是秘密运作。而长期以来,军方与该地区的武装团伙不断发生冲突,其中包括寻求自治的克钦独立军。为此,克钦独立军会来向这些矿工收“保护费”,要是有人手握优质玉石却不给独立军交钱,那他可能会遭到生命威胁。

  矿难的一位幸存者向媒体表示,他三年前搬到这个地区进行挖矿工作。到目前为止,他最大的收获是一块以2200美元卖出的玉石,但与此同时,他也向克钦独立军支付了近600美元的“保护费”。

  (图说:一位买家在缅甸曼德勒的一个市场上检查玉器,该国的玉石产量约占世界的70%。图源/路透社)

  尽管在矿区的非法作业伴随着许多风险,但多数矿工“并不在意”,助长这种行为的也是政府的放任。“当地政府对帕敢矿区持续且非法的采矿行为视而不见,尽管他们曾发誓要改革这样的危险行业。”一位负责人说,“这是一场完全可以避免的悲剧,应该给缅甸政府敲响警钟。”

  两年前从缅甸若开邦来到帕敢矿区赚钱的道萌坦达(音译)在这次矿难中失去了弟弟。“我们只是想赚点钱好好生活,但现在,一切都没有了。”

  道萌坦达说,看到弟弟躺在那儿,感觉自己整个世界都崩塌了。“我不敢告诉我的家人,年迈的父母如果得知这个消息,我不敢想象会发生什么。我再也承受不起失去亲人的痛苦了。”

  在这里工作的大部分矿工都怀着一个简单目标:挣钱生存。但多数人同道萌坦达有着一样的困惑——我们的命没了。

  除去危机四伏的玉石采矿行业,缅甸还有一个主要出口行业就是大理石佛像雕塑。

  在这个佛教徒占多数的国家,缅甸北部大部分村庄都被白粉尘覆盖。这里的工匠世世代代以大理石为生,他们制作的大多是巨大的佛像,在附近的曼德勒市出售或出口到邻国。

  以萨金村为例,这里的几千名村民中有许多人靠开采大理石矿赚取微薄的生活费,他们把石板运下山,供工人们雕刻成佛像。

  25岁的米娅雷表示:“我出生在这个村庄,世世代代都在这个行业里:男人在做大理石雕刻,女人在大理石矿山工作或打磨雕像。”多年来,从日出到日落,她的日常工作就是扛着大理石板从矿山中走下来,这样费力的工作每天才能赚到3.5美元。

  雕塑行业的发展使当地被白色粉尘覆盖。现年35岁的雕塑家钦温称:“我们从小就呼吸着粉尘。”在萨金村,有些人担心大理石粉尘遍布空气的状况会使他们生病。而长期吸入大理石粉尘会导致矽肺病,这是一种严重的肺部疾病,可能使人丧失劳动能力,最终心衰致命。

  但在这里,很少有工人会戴着口罩或者防护服。一位车间负责人说,这里的大多数居民都太穷了,根本顾不上关心健康问题。“大理石粉尘并不安全,但这里的大多数人只专注于生存,而不是医疗保健。”

  即便每天都暴露在大理石粉尘中无法自保,即便在非法矿区中随时会遭遇人身威胁,这些缅甸工人们却还是“义无反顾”投身于这样的工作中。

  萨金村的村民认为,他们能雕刻大理石佛像,已是被“庇佑”的;矿区里的矿工认为,即使矿区工作隐患重重,他们还是想在这里“搏一把”。

  帕敢矿难调查委员会负责人吴天梭说,帕敢地区的复杂现状和矿工们的绝望生活使这样频繁的灾害难以防治。

  “这个地区没有法治,”他说,“所有矿工都要为帕敢矿区持续不断的矿难负责,它的发生是因为他们的贪婪,没有人能够阻止这种情况。”

  一位帕敢矿区的矿工昂乔泰(音译)说,他原本是一位个体拾捡者,但在新冠疫情爆发后,他决定为当地一家矿业老板工作。

  疫情爆发、经济衰退导致没有买家,个体矿工几乎无法生存。有的矿场老板会和个体玉矿拾捡者达成协议,老板供矿工的食宿,而个体矿工找到玉石后,要和矿场老板平分收益。

  (图说:成千上万的人涌入缅甸矿区,就是为了寻找一块能改变他们生活的矿石。图源/法新社)

  作为此次帕敢矿区严重灾难的幸存者,虽然昂乔泰大难不死,但他仍表示不会放弃这里的工作。

  对于昂乔泰来说,已经没有其他工作能胜任。“死亡总比没饭吃要好。我知道这项工作非常危险,但生活在饥饿中同样危险。”

  他认为自己还能靠运气玉矿行业致富,“如果我发现一块优质、能卖好价钱的玉石,我希望在故乡买一套房子,并娶一个漂亮姑娘。”(钟书毓)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


翡翠玉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