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原石 > 下届“果敢地区主席”谁来担老缅早已内定?!

下届“果敢地区主席”谁来担老缅早已内定?!

admin 翡翠玉镯 2021年10月01日

  缅甸近期的大选引发高度关注,身为一名果敢人,虽然身在异乡,但对家乡的事还是很留意!果敢是缅政府和缅军笼络“民族地方武装”的示范基地,缅方一直奉行的“民族同化政策”是否能得到民族地方武装的认可,果敢是一个关键。

  自2009年88事件后,彭家声及其领导的果敢同盟军战略撤出果敢,缅政府为了扶持“新政权”,加大了对果敢的援助,同时无底限地放宽政策笼络人心,果敢的军政大佬充分利用自身的资源和才干,为所欲为地建设果敢,一时间果敢的泡沫经济飞速发展,所有的利益获得者都在歌功颂德“新政权”——还是老缅好!还是新政权好!!还是新领导、新主席好!!!

  大家都在说好,殊不知身在异域的果敢人在其他民族嘴里听到的是“果敢是一个没有自决权、缺乏民族凝聚力的族群”、“新政府就是老缅的傀儡”……

  老缅既定的“对果政策”是不会变,不管是谁来当果敢的主席都只能做缅当局的“代理人”,新政府也只能是他们的“代管政府”,换句难听的就是缅当局、缅军玩弄下的“傀儡政权”。政治游戏也是有输赢,何况是果敢这块“示范基地”老缅更是输不起,果敢执政的主席和政府必须臣服和听命于缅方。

  当前,备受关注的果敢竞选就是走过场,一场政治秀,在果敢的几个竞选人员中,或许缅方早有既定人选。昂丹图、李正福、刘正琦、白应能、刘德宏等这些竞选大佬中,你觉得哪个会是下一任“果敢自治区”的主席……

  昂丹图原来是一名军人,军旅生涯巅峰期曾是中将司令,在缅军中有较高的威望,在2004年至2009年,是缅军“瓦解果敢”的急先锋和重要功臣,不管是哪一个来当果敢自治区的主席,他都是“太上皇”,加之他已是垂暮之年,发挥余热已是身心极限,自以为是的老缅不会让他“掉身价”地来任果敢自治区的主席,所以他任下届果敢自治区主席的概率几乎为“0”;

  不大了解此人,我只知道他的兄长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却被缅军在2015年残忍迫害,然而他却兢兢业业地为缅军办了这么多年的事,或许他的忍辱负重确实是想为我们果敢民族多做一些事,但对于他的功过是非和在此次果敢地区主席的竞选上,笔者就四个字——不好评价!

  赵是彭家声旧部赵其元(曾任果敢县长)之子,原同盟军军校一期学员,抛却政治不谈,他给我们果敢新生代做得最好的榜样,就是一个“大孝子”。赵德强为人相对正派、为官清廉(相对果敢自治区的其他官员),五年来没有结党营私、一心为民做事,但因势单力薄,很多事不能自决,唯一的依靠只有姑父刘国玺(原特区秘书长、同盟军要员)也于不久前病故,问鼎果敢五年,他或许早已心力交瘁,去意已久……

  身着同盟军军装的赵德强、白应能(赵后排右二,白前排右三,摄于同盟军军校训练时期)

  肖顺贵不参加此次大选,但为什么把他放在这里说说呢,主要是因为他是一个值得果敢人尊重的人!因他在汉人形单影只的缅甸国会上大胆发言、据理力争与缅人雄辩,为果敢的百姓谋福利,这一点他值得所受益的果敢人尊重。前几天笔者的几个老乡告诉我,老家通水了,但很多人却不知道肖在缅甸国会上的种种努力,因为肖顺贵的不断进言和上书,缅政府才给果敢少部分地区拨款通水!

  据悉,肖顺贵本来是老缅内定的“果敢储君”,但考虑到其敢做敢为,群众口碑较好,恐日后难以掌控,后缅当局综合其他原因将其晾在一旁。肖的五年是全心全意为果敢人服务的五年,但五年来果敢内部势力的利益斗争和缅人反反复复的怀柔政策已令他心灰意冷,或许他早对果敢政坛没有什么眷恋了。

  手握果敢民兵,又掌管着果敢地区的经济命脉,与其他民团相交甚笃,缅人应该很难掌控他未来的政治走向!

  他早有退出巩发党“果敢区委”之意,但考虑到家族产业在缅甸、乃至东南亚地区的发展,缅甸这棵大树不能自己推倒,普遍认为他并无意于政治,只想一心从商。

  刘德宏,上述刘国玺之子,是一个为人谦逊随和的人,涉足果敢政坛较上述的几位要迟一些,政治资本自然要少一些,但近日老街传言四起——刘德宏赢得果敢地区的多数选票,极有可能成为果敢的下一届主席。得知这一消息后,很多果敢人都懵了,难道“开奖结果”就这般令人意外,不知道又要有多少人哭晕在厕所了……

  如果果敢地区下一任“主席”如传言那般为势单力薄的某一位代表,那想必只有一个说法能说服得了各界,就是缅当局对果敢的扶持与掌控的政策始终没变——扶持一个毫无民族自决权的主席、组建一个完全听命于缅当局的“果敢政府”!


翡翠玉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