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原石 > 经济半小时]投资新贵调查(二):翡翠疯狂(

经济半小时]投资新贵调查(二):翡翠疯狂(

admin 翡翠玉镯 2021年07月10日

  发布时间:2010年09月23日 22:31进入复兴论坛来源:CCTV-经济半小时

  前面我们看到,从翡翠交易的源头——缅甸,到广东佛山国内最大的翡翠原石交易市场,再到终端销售商,翡翠市场每一个环节,都出现了前所未见的火爆场面。这其中,资源短缺是重要原因,可社会游资的大量入场又起到了多达的作用呢?

  原石交易的火爆行情很快传导到了下游,对于很多终端销售商来讲,当原料涨价的速度超过了翡翠成品首饰的涨幅时,大家都在面临着“面粉比面包还要贵”的困境。

  翡翠商人:以前这个原料一公斤我们大概一公斤出一支的样子,一支的样子,那中间来出就发现,那这个料子已经涨两倍多,以前比方说只要一公斤算起来大概只要3000多,现在将近10000。

  在强烈的涨价预期下,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了翡翠的原石交易环节之中。但行业内的老手对原石交易的这一轮行情普遍持谨慎态度,相当一部分人认为,市场并不是真的像大家看到的那样火爆。

  梁晃林:现在我们开交易会公布中标的多少份,成交了多少,其实大多数是虚的,大概比如说卖出去10份,真正卖出去只有一份左右。

  能够反映翡翠市场是虚火而非真火的另外一个证据是,在翡翠成品销售环节,虽然很多翡翠产品由于原石成本较高而能标出高价,但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有价无市。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眼下支持翡翠市场“看起来很美”的主要原因在于大量新手的入场,而吸引他们的,除了翡翠未来涨价的预期之外,还有赌石带来的刺激。对于翡翠原石来讲,一般仅从外表来看,并不能一眼看出其庐山真面目,因此业内有神仙难断寸玉的说法。即使到了科技发达的今天,也没有任何一种仪器可以通过这层外壳很快判出其内是“宝玉”还是“败絮”,因此买卖风险很大,也很刺激,故称“赌石”。

  梁晃林:每一件玉石都要经过赌啊,往往买回来的,人家缅甸人都挑选在那一件玉石最好的地方切开给你看,我们华商去到缅甸是根据它玉石概括的质量和整件玉石的体积来评估它的价值。但是买回来往往切下去就没有原来切得那么好。

  珠宝界有一句行话:赌石如赌命。赌赢了,十倍百倍地赚,一夜之间暴富;赌垮了,一切都输尽赔光,这是参与过赌石的人都能体会的一种心情。罗正楚是一位在北京经商的湖南人,很早就对翡翠赌石很感兴趣,1998年,他决定卖掉开了六年的餐馆,拿着一百五十多万积蓄去缅甸赌石。由于赌石风险巨大,一年之后,罗正楚手上的一百五十万只剩下了二十几万。但是他仍然不顾家人的反对,拿着最后的二十几万又去买了一块石头。

  罗正楚:当时她(妻子)一看到我又要去赌,就抱着我的腿,硬是揣着我的手,叫我不要去缅甸了,我说那不行,我一定得去,就是自己整个沉迷上了,非得自己赌出个结果出来

  俗话说,一刀穷,一刀富,赌石给人带来的情绪起伏是巨大的。罗正楚告诉记者,那一次切石头的过程只有短短几个小时,但让他终生难忘。

  罗正楚:当时呢,切了第一刀。一切了以后就感觉到有一些变化,变化呢就是从玻璃种到糯花的一个过程,当时的心情就有一些感觉到不太,就是有一些波动了。

  第一刀的失利让罗正楚感到有些失望,但是想到赌石的变化多端,他决定继续再切第二刀,看个究竟。

  罗正楚:当时来切的时候,我感觉到是在切心脏,所有看到那些切出来的水,就好像在滴血一样的,而不是水,一直在切,切到我心脏的变化很大,就是蹦蹦跳,就好像锯在心脏上面拉在拉去,特别地难受。

  这时候的罗正楚已经完全丧失了对这块石头的信心,然而就在这时,奇迹发生了,接下来的几刀,石头呈现出越来越好的质地,他的心情也随之逆转。

  罗正楚:从大悲到大喜这个一个过程,就感觉到对人的身体,真是,太要有身体素质了。

  虽然赌石的过程让每一个参与翡翠交易的人都倍感折磨,但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人投身到这个行业中来,李可就是其中一个。在2007年之前他一直做着自己建材的买卖,但是对翡翠行业一直都很关注。2009年底,李可开始参与原石的交易。

  李可:原材料一开始的时候,我是参股了朋友原石里面的,因为他们去采购原石,就是我们以他有技术,我有一定资金。

  就在记者采访李可的当天,刚好赶上李可准备切开两块原石。这两块原石是李可花6万多元,托朋友在缅甸买回来的。但等到原石开出来之后,李可却发现两块石头的质地很差,几乎不能做出任何有价值的翡翠饰品,他的6万元钱也就这样打了水漂。李可告诉记者,其实这他从事原石生意以来,一直都是亏多赚少,主要原因就是自己的行业经验不足。

  李可:很不足的,每多开一块原石的时候,自己又感觉到自己那个越是不足,越是无知一样。

  平洲珠宝玉器协会会长梁晃林介绍,虽然翡翠原石的交易很多时候都离不开赌石,但是当很多新入行的商人不是依靠技术和经验去评判,而是完全靠运气去赌博的话,他们面临的风险也会越来越大。

  梁晃林:赌玉石那个风险在我们业内,越资深的人那个观念就越强,往往刚入行的人他只是看到人家赚钱的一面,没有看见人家亏本或者失败的一面,就没有对风险给予足够的预期,往往这样的人他亏起来就亏得很惨。

  罗正楚和李可赌石的经历尽管听上去挺传奇,但却是这个行当高风险的真实写照。而社会资金如今蜂拥而至,除了抬高价格,搅乱了市场秩序,无疑还会让本来就居高不下的赌石风险急剧放大。在玉石生意的暴利和高风险之间,到底该如何权衡?我们再来看看几个普通人的故事。

  林超铭已经经营玉雕厂二十余年。他所雕刻的许多翡翠摆件都获得过中国玉雕、石雕作品天工奖。在采访中,他也向记者坦陈,就是一次赌石改变了他职业生涯的方向。直到今天,林超铭还对那天的情景记忆犹新。一开始,由于看到石头呈现出较好的种色,林超铭和他的朋友们一直认为这是块好石头。但当翡翠原石切开之后,所有人都傻眼了。

  林超铭:当时就切出来的东西,做出来卖还不够还利息,当时差不多四百万全没了,一下子变成穷光蛋了。


翡翠玉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