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原石 > 赌石成投资新贵 翡翠原石价格遭到各路资金炒作

赌石成投资新贵 翡翠原石价格遭到各路资金炒作

admin 翡翠玉镯 2021年04月15日

  昨天我们报道了福建名茶大红袍,被当作新的投资对象,遭遇大量游资极力炒作。最近在市场上和大红袍一样身价暴涨的,还有被称为玉石之冠、玉中之王的翡翠。俗话说“宝字无玉不叫宝”、“黄金有价玉无价”,那么,作为最珍贵、价值最高的玉石,翡翠的价格有多高呢?

  广州华林玉器街是全国最大的翡翠成品集散地,全国各地零售的翡翠成品当中,有8成都来自于这个市场。这里的商家告诉记者,今年翡翠价格的上涨速度之快是前所未见的。

  50%的涨幅还只是一般类翡翠的价格涨幅。高端翡翠的价格上涨则更加漫无边际,可以高达数倍。

  尽管没有一个专门的统计,但是很多翡翠商都告诉记者,今年以来高档翡翠价格已经暴涨了100%到200%。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了翡翠价格的高涨呢?

  张润东:原石贵,现在原石淘的人也多。现在来讲翡翠好的原石越来越稀少,开采也是越来越稀少了,真正好的东西出现的量也是越来越少,大家都去追逐一些比较高端的一些差别,就造成我们高端的产品价格翻番的速度比较快。

  翡翠的原石是如何进行交易的?为何翡翠原石会出现价格暴涨呢?为了了解翡翠加工产业链中的上游原石交易的内幕,记者来到了广东佛山市的平洲玉器街。这是佛山市平东村的一条平洲玉器街,如果没有人指点,这里和一个中小城市的商业区几乎看不出有什么分别,然而在翡翠业内看来,这里就是国内最大的翡翠原石交易的集散地,仅仅这一条街上就有1000多家玉器店,这些店里每年采购加工的翡翠原石多达5000吨,销售额超过20亿元。每年到了玉石原石交易的日子,玉石商会从全国各地赶到这条街上来,参加这里的玉石投标会。许天伟就是平洲玉器街上一家宾馆的老板,他告诉记者,最近几天他连手机都不敢开。

  这些从全国各地蜂拥到佛山平洲玉器街的玉石商,就是要参加这里举行的翡翠原石拍卖会。据了解,在今年6月缅甸境内的一次翡翠原石拍卖会上,价格最贵的一块翡翠要价高达2亿元人民币。而这些缅甸产翡翠原石运到国内之后,身价无疑还会继续暴涨。无论境内境外,今年的翡翠价格都遭到各路资金的炒作。

  画面上就是翡翠原石的交易现场,由于翡翠原石实行暗标交易,投标者之间一般不会进行交谈,整个交易市场都笼罩在一种神秘的气氛当中。在这里,翡翠还只是刚从矿坑挖出来的石头,黑色或棕色的外壳也没有去掉,显得其貌不扬,很多石头都是被从中间切开,并进行了打磨抛光,方便投标者查看翡翠的成色。画面中可以看到,前来投标的人都会手拿一个强光电筒,根据石头的透光度、色泽的深浅,以及是否存在裂纹和杂质来评估石头的价值。

  缅甸被称为“翡翠之国”,但是近年来,缅甸上等原材料的开采也已经接近枯竭。最近两年,缅甸政府还调整了政策,限量开采,同时海关不断控制上等翡翠的出口,只允许加工后的翡翠饰品出境。上等翡翠资源短缺,的确在一定程度上导致翡翠市场价格迅速攀升。

  梁晃林:翡翠特别是高档的翡翠现在越来越少,开采成本越来越大,长期来说涨价时不容怀疑的。

  缅甸是世界上最大的翡翠产出国,缅甸政府每年都会举办两次翡翠原料拍卖会,这被业内人士称作缅甸公盘。林超铭是来自广东揭阳的一名商人,从事玉器生意已有20多年,从2004年开始,他每年必去缅甸公盘,最近的几次,他都是和同行的揭阳商人乘坐包机从汕头飞往缅甸。

  林超铭告诉记者,今年,当他跟以前一样去签证代理商那里领取护照和机票时,他发现今年前去参加缅甸公盘的人数一下子猛增许多。

  林超铭;去到那里那都是几袋的护照,感觉都是好象是什么事一样,起码有几千个人嘛

  林超铭还告诉记者,在今年的缅甸公盘上,他最大的体会就是大量资本正在以非常迅猛的势头涌入翡翠行业。

  林超铭:现在各行各业都有的,现在跟以前不同,以前都是行家才去,现在他不懂他都去,只要有钱他都去。

  游资的大量进场直接推高了缅甸公盘的交易价格,经营了翡翠生意近二十年的林洪德告诉记者,今年公盘的价格高的让他觉得不可理解。

  林洪德:今年的这个6月份来讲本身价钱有时候很高,有一个三彩(翡翠)很漂亮,我才看了2,300万,结果是5,600万。人家标高了一半价,被他标走了,我想不懂别人怎么标这个有钱赚。

  据业内人士介绍,在今年3月份的缅甸公盘上,大陆及港台买家创纪录地突破了4000人,成交金额高达37亿元人民币,是去年同期的3倍。而6月底第二次公盘拍卖,在原料总量与3月份持平的情况下,全场拍卖金额突破70亿元人民币,大大刷新3月份的成交纪录。

  丁文忠:总体上每年攀升在30%左右的话,品相好的翡翠这样,它就几倍来增长,每年。

  今年翡翠价格飙升,背后的原因很复杂。一方面,作为一种稀有的玉石,上等翡翠原料开采量越来越少,再加上主产国缅甸的出口政策调整,这都在客观上都会推动翡翠价格走高。但另一方面,大量社会游资的进入也在炒高翡翠价格。那么,现在翡翠市场的火爆究竟是供需不平衡导致的真火,还是过度炒作失去理性的虚火?

  前面我们看到,从翡翠交易的源头缅甸,到广东佛山国内最大的翡翠原石交易市场,再到终端销售商,翡翠市场每一个环节,都出现了前所未见的火爆场面。这其中,资源短缺是重要原因,可社会游资的大量入场又起到了多达的作用呢?

  原石交易的火爆行情很快传导到了下游,对于很多终端销售商来讲,当原料涨价的速度超过了翡翠成品首饰的涨幅时,大家都在面临着“面粉比面包还要贵”的困境。

  翡翠商人:以前这个原料一公斤我们大概一公斤出一支的样子,一支的样子,那中间来出就发现,那这个料子已经涨两倍多,以前比方说只要一公斤算起来大概只要3000多,现在将近10000。

  在强烈的涨价预期下,越来越多的人参与到了翡翠的原石交易环节之中。但行业内的老手对原石交易的这一轮行情普遍持谨慎态度,相当一部分人认为,市场并不是真的像大家看到的那样火爆。

  梁晃林:现在我们开交易会公布中标的多少份,成交了多少,其实大多数是虚的,大概比如说卖出去10份,真正卖出去只有一份左右。

  能够反映翡翠市场是虚火而非真火的另外一个证据是,在翡翠成品销售环节,虽然很多翡翠产品由于原石成本较高而能标出高价,但绝大多数时候都是有价无市。

  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眼下支持翡翠市场“看起来很美”的主要原因在于大量新手的入场,而吸引他们的,除了翡翠未来涨价的预期之外,还有赌石带来的刺激。对于翡翠原石来讲,一般仅从外表来看,并不能一眼看出其庐山真面目,因此业内有神仙难断寸玉的说法。即使到了科技发达的今天,也没有任何一种仪器可以通过这层外壳很快判出其内是“宝玉”还是“败絮”,因此买卖风险很大,也很刺激,故称“赌石”。

  梁晃林:每一件玉石都要经过赌啊,往往买回来的,人家缅甸人都挑选在那一件玉石最好的地方切开给你看,我们华商去到缅甸是根据它玉石概括的质量和整件玉石的体积来评估它的价值。但是买回来往往切下去就没有原来切得那么好。

  珠宝界有一句行话:赌石如赌命。赌赢了,十倍百倍地赚,一夜之间暴富;赌垮了,一切都输尽赔光,这是参与过赌石的人都能体会的一种心情。罗正楚是一位在北京经商的湖南人,很早就对翡翠赌石很感兴趣,1998年,他决定卖掉开了六年的餐馆,拿着一百五十多万积蓄去缅甸赌石。由于赌石风险巨大,一年之后,罗正楚手上的一百五十万只剩下了二十几万。但是他仍然不顾家人的反对,拿着最后的二十几万又去买了一块石头。

  罗正楚:当时她(妻子)一看到我又要去赌,就抱着我的腿,硬是揣着我的手,叫我不要去缅甸了,我说那不行,我一定得去,就是自己整个沉迷上了,非得自己赌出个结果出来

  俗话说,一刀穷,一刀富,赌石给人带来的情绪起伏是巨大的。罗正楚告诉记者,那一次切石头的过程只有短短几个小时,但让他终生难忘。

  5 罗正楚:当时呢,切了第一刀。一切了以后就感觉到有一些变化,变化呢就是从玻璃种到糯花的一个过程,当时的心情就有一些感觉到不太好,就是有一些波动了。

  第一刀的失利让罗正楚感到有些失望,但是想到赌石的变化多端,他决定继续再切第二刀,看个究竟。

  罗正楚:当时来切的时候,我感觉到是在切心脏,所有看到那些切出来的水,就好像在滴血一样的,而不是水,一直在切,切到我心脏的变化很大,就是蹦蹦跳,就好像锯在心脏上面拉在拉去,特别地难受。

  这时候的罗正楚已经完全丧失了对这块石头的信心,然而就在这时,奇迹发生了,接下来的几刀,石头呈现出越来越好的质地,他的心情也随之逆转。

  罗正楚:从大悲到大喜这个过程,就感觉到对人的身体,真是,太要有身体素质了。

  虽然赌石的过程让每一个参与翡翠交易的人都倍感折磨,但还是有越来越多的人投身到这个行业中来,李可就是其中一个。在2007年之前他一直做着自己建材的买卖,但是对翡翠行业一直都很关注。2009年底,李可开始参与原石的交易。

  李可:原材料一开始的时候,我是参股了朋友原石里面的,因为他们去采购原石,就是我们以他有技术,我有一定资金。

  就在记者采访李可的当天,刚好赶上李可准备切开两块原石。这两块原石是李可花6万多元,托朋友在缅甸买回来的。但等到原石开出来之后,李可却发现两块石头的质地很差,几乎不能做出任何有价值的翡翠饰品,他的6万元钱也就这样打了水漂。李可告诉记者,其实这他从事原石生意以来,一直都是亏多赚少,主要原因就是自己的行业经验不足。

  6 李可:很不足的,每多开一块原石的时候,自己又感觉到自己那个越是不足,越是无知一样。

  平洲珠宝玉器协会会长梁晃林介绍,虽然翡翠原石的交易很多时候都离不开赌石,但是当很多新入行的商人不是依靠技术和经验去评判,而是完全靠运气去赌博的话,他们面临的风险也会越来越大。

  梁晃林:赌玉石那个风险在我们业内,越资深的人那个观念就越强,往往刚入行的人他只是看到人家赚钱的一面,没有看见人家亏本或者失败的一面,就没有对风险给予足够的预期,往往这样的人他亏起来就亏得很惨。

  罗正楚和李可赌石的经历尽管听上去挺传奇,但却是这个行当高风险的真实写照。而社会资金如今蜂拥而至,除了抬高价格,搅乱了市场秩序,无疑还会让本来就居高不下的赌石风险急剧放大。在玉石生意的暴利和高风险之间,到底该如何权衡?我们再来看看几个普通人的故事。

  林超铭已经经营玉雕厂二十余年。他所雕刻的许多翡翠摆件都获得过中国玉雕、石雕作品天工奖。在采访中,他也向记者坦陈,就是一次赌石改变了他职业生涯的方向。直到今天,林超铭还对那天的情景记忆犹新。一开始,由于看到石头呈现出较好的种色,林超铭和他的朋友们一直认为这是块好石头。但当翡翠原石切开之后,所有人都傻眼了。

  林超铭:当时就切出来的东西,做出来卖还不够还利息,当时差不多四百万全没了,一下子变成穷光蛋了。

  林超铭:15年前这一百万相当于现在一千万都不止,所以一下子就垮下去了,就因为那一年切的石头,亏了这一两百万这个事,那我差不多爬了十年才爬起来。

  从这以后林超铭醒悟过来,不再参与赌石,而是继续钻研自己的雕工。他相信即使是普通石料,只要有了好的雕刻技术和创意,一样能为自己创造财富。

  在北京国际珠宝交易中心里,玉器商铺占总商铺比例的80%以上,作为董事长的丁文忠虽然从来没有亲身亲历做过翡翠生意,但是由于长时间接触玉器生意人,他告诉记者在他看到的跌宕起伏的翡翠故事,数不胜数。他认为做好玉石生意要具备一定的玉石鉴别欣赏知识,否则不要轻易涉足。对于想要投身于玉石生意的人们,就有三点建议。


翡翠玉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