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原石 > 云南腾冲翡翠交易内幕:每步都在赌 成功率极低

云南腾冲翡翠交易内幕:每步都在赌 成功率极低

admin 翡翠玉镯 2021年03月20日

  一年最少要在缅甸矿山呆上两个月的段老板反复的强调,做这行生意,就是靠一双眼睛吃饭。在和顺段老板的珠宝店里,段怀忠小心翼翼的打开柜台后面的保险柜,从里面拿出了一个绒布包,包里是10只翡翠手镯。“这些镯子的单价应该都在20万左右,全部都是从一块石头上弄下来的。”段老板自豪的说,那块石头只花了他10多万。

  “我现在还不打算买了这些镯子,翡翠的价格还有很大的上涨空间,我准备把它们放一放。”段怀忠认为赌石靠的除了一双眼睛外,还得有敢买敢压的气魄。“其实在翡翠生意中,每一步都是在赌,买了原石,赌的是里面的肉是不是高品质的翡翠;切石头时,堵的是切的部位是不是这块石头的富处(品质最好的地方);在加工时,赌的是工匠的手艺,是否能让石头锦上添花;就算是加工好了,在进行刨光的过程也是在赌,有的时候,一块翡翠饰品刨了光反而失去了以前的灿烂。“所以说,赌石说的不单单是原石的买卖。

  和杜茂盛一样,段怀忠也认为,真正的翡翠商人是不会把希望放在没开过口的‘赌石’上的。无论是剖开还是没剖开的翡翠毛料,购买价和实际价都有偏差,“即使是剖开的毛料,也不能完全确定价格,说不定再解开一刀,又有新发现”。所以,广义说,一切翡翠毛料的买卖中,都掺杂了赌博成分;而狭义的“赌石”,即完全不解开就贩卖的石头,在腾冲反而不多见——在一个翡翠鉴定经验丰富的地区,人们更愿意靠经验吃饭,而不是完全把希望寄托在运气上。狭义的“赌”的石头被称之为“赌货”,这种赌货只占腾冲毛料交易量的1%,一般价格都很高。按照段怀忠观察,只有资金极其丰富、发财欲望强烈的人才去买这种“赌货”。而参与这种“赌货”交易的人,被刘祖光称为“尿泡财主”,几刀下来,整个人就垮了。

  在腾冲,参与纯粹“赌货”交易的人越来越少,其实还有着更深层次的原因。2000年起,缅甸政府对翡翠矿石的控制拍卖,让财大气粗的广东老板几乎控制了翡翠的源头。腾冲的翡翠商人在悄然无息中沦为了整个翡翠交易链条中的配角。“有价值,值得一赌的翡翠毛料,在腾冲已经难得一见。”段怀忠说。

  腾冲县城距全球唯一的翡翠毛料产地缅甸国境线多公里距离,按照《徐霞客游记》记载,明朝始,腾冲已经成为缅甸翡翠交易的中转,那时起,腾密路(腾冲至缅甸密支那),腾八路(腾冲至缅甸八莫)成为缅甸翡翠毛料运往中国的要道,在腾冲交易后再运往世界各地的交易市场。云南解放后,持续几百年的翡翠交易戛然而止。

  70年代,中央出台了发展对外贸易政策,腾冲的玉石毛料生意开始从新繁荣起来。在那以后的几十年里,腾冲扮演起了全球翡翠交易集散地的重要作用,那是腾冲翡翠行业的春天。1996年,缅甸政府宣布准许私人进行翡翠原石交易后,堵住了缅甸商人边境走私的通道,翡翠交易大多数回到缅甸本地进行。大陆的买家不用再像90年代初的广东人一样,先坐飞机到昆明,由昆明倒夜班车到大理,再从大理搭一天的车到保山,这样费尽周折才能进行一次原料的采购买卖了。他们可以直接飞到原料产地缅甸的瓦城。 这就是腾冲翡翠交易冬天的开始。

  段怀忠至今都很怀念7年前专门经营翡翠原料的日子。“那时候,我不像现在,基本不做翡翠成品生意。都是直接到缅甸的矿山上去进口毛料。然后买给广东来的翡翠商人。”当时,缅甸翡翠还是走陆路运输到腾冲的,那还是腾冲翡翠毛料交易的黄金时代,海关的门口,停满了香港、广东商人的车,他们在海关等待着从缅甸运来的毛料,毛料刚一到关,大家就争先恐后的认购一块块石头。“石头都是一堆一堆的买,在价格上你只要稍微犹豫一下,机会就被别的买家抢走了。当时来腾冲买石头的广东商人与其说是在买,还不如说是抢。”

  2000年开始,缅甸政府加强了对本国翡翠毛料的控制,毛料不再走腾冲出口,而是直接在仰光拍卖出售,去参加过拍卖的腾冲老板,很快发现,那里已经不是腾冲商人的天下,“石头不单个出售,而是一堆一堆整体拍卖,每堆起价5万欧元”。于是本钱小的腾冲商人根本不敢上前,站在前面举牌的是广东、香港的老板。他们或者直接上缅甸仰光,或者去广州附近的毛料市场,“最好的翡翠原料已经很难在腾冲看到了”。

  刘祖光是腾冲外贸公司下设一家翡翠毛料交易公司的老总,在他公司的一间会客室里,稀稀地坐了几个当地人,在沙发上打牌,“他们都是有毛料放在我这里代售的,整天过来等客户”。

  目前来腾冲的毛料都是靠私下关系从缅甸的矿山直接运来的,“在缅甸境内算走私,运到中国再报关,打上编号,成为合法的进口商品,所以一路上运输价很高”。1公斤毛料运输价由最初的几块钱,涨到了现在的200元,刘祖光说,算上运输费,再加上33%的关税,真觉得生意做不下去了。

  在刘祖光的公司里有几间教室大小的仓库,基本都已经开了口和切了面的毛料随意的堆在地上,每堆毛料的旁边都有一盆清水和一盏台灯。“这是用来给客户看石头的时候用的。”看守仓库的保管员解释说。紧靠着仓库的墙壁边有一排铁制的文件柜。“柜子里也是摆放毛料的,里面的毛料价格要相对高一些。但是也很少有极品的石头,好的石头几乎都到了广东和香港。”刘祖光有些无奈。

  在仓库里,有另一位腾冲翡翠行业的专家张竹邦陪着一个东北老板来选块石头做个玉佩。张竹邦这次就是充当了“眼睛”(帮助鉴别毛料价值的专家)的角色。张竹邦以前就无数次去当过外来商人的“眼睛”,因为自己没资金,所以不可能参与大买卖,只能靠当“眼睛”赚小钱,“再有眼力也没用,钱都给大老板赚走了”。翡翠交易中,要想获利丰厚,需要大资金,

  现在每隔5天,腾冲就有毛料交易集市,他会出门去逛逛,500元买块小毛料,解剖得好,能在其中解出一对手镯,付掉加工费200元,这对手镯定价也不过1000元,“赚点小钱花花”

  张竹邦的感觉,腾冲90年代成为毛料的交易中心几乎是必然的事情,因为即使没有经验的人,也可以靠腾冲众多的鉴定人才而公平买卖,“那些从昆明包车过来的香港商人不用费事,很容易就能在腾冲当地找到看毛料的‘眼睛’”。而在90年代,这种“眼睛”在外地还是稀罕物,“听说广州找个鉴别专家,每次交易价上万元”。在腾冲,这种专家只要花低廉的代价就可请到。

  面对严峻的形式,2007年10月中旬,腾冲县人民政府下发了《关于成立腾冲县翡翠产业领导小组办公室的通知》,领导小组的成立,标志着腾冲翡翠产业结束了纯民间运作的历史。据腾冲县政府一相关人士介绍,政府方面已经有初步的设想,这其中包括,准备修建一条直接通往缅甸矿场的跨国公路,目前,这条公路在中国境内的部分已经完工。以此相对应的,腾冲政府还希望能够在腾冲和缅甸交界的地方开放一个国家级口岸。以此来重整“翡翠第一城”。


翡翠玉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