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原石 > 翡翠王马崇仁赌石传奇

翡翠王马崇仁赌石传奇

admin 翡翠玉镯 2020年12月13日

  【金陵晚报报道】他在翡翠交易市场上豪赌20多年,他是中国宝玉石协会的创始人之一,他是通灵翠钻的第一任董事长……昨天,马崇仁向记者讲诉了他人在玉途的传奇一生。

  马崇仁1940年出生在滇西古城腾冲。600多年前往返于南方丝绸之路上的腾冲商人,在缅甸北部发现了一种经过切磨之后,变得美丽异常的石头,这就是“玉石之王”翡翠。从此,玉匠、珠宝商云集腾冲。马崇仁的父亲也是其中的行家里手。马崇仁说:“2岁时,腾冲被日本人占领,父亲把家里囤积的数千斤翡翠原料埋至地下逃难,3年后,再回转家乡,老家已成一片废墟,翡翠原料也踪迹难寻,不过翡翠的传说依然在脑海中留有深厚的印象。”马崇仁自己的一生也和“玉石”紧紧联系在一起,20世纪50年代,他进入大学地质课堂,80年代又成为同辈中最早下海的人之一。他先后创办了两家专营翡翠石料的商号,其业绩也在瑞丽腾冲一带的数百家玉石商号中名列前茅。世代玉石经历让马崇仁对翡翠了如指掌。任何一块没有“开刀”的毛料,他都能估算出价格,而且十拿九稳,被人们称为“翡翠大王”。

  翡翠的毛料交易市场从来就是冒险者的家园,一夜之间平地致富或倾家荡产的故事几乎天天发生,马崇仁凭借着对翡翠的了解,一再印证着“一刀穷,二刀富”的神话。王姓缅商的一件玉石,成本价270万元人民币,而买家给价总是在200万元以下。情急之下王先生向马崇仁讨教。马崇仁花了三天时间,对这件90多公斤的玉石仔细观察,认定再切一刀极有大涨的可能。王先生认同了,果然一刀切下,一指宽的色带突然涨到了二指多宽,随后以470多万卖出。缅商吴格登从玉石场花46万贩来一件玉石,在交易中买家始终给不到本钱,眼看要赔20多万的缅商找到马先生,问“是不是还要切一刀,反正是要亏本了,你就帮我切吧,切垮了我也认了,不怪你。”马崇仁仔细分析后,按照“尖灭再现”的地质原理,沿着颜色尖灭处斜切一刀,结果在横向和纵向深处显出了漂亮的色带,玉料价值立即飙升,最后以138万成交。

  1991年春节前夕,一件重444公斤的黄白砂皮玉石在马崇仁的商号待价交易。缅商的卖价在200万元以上。而众多买家仅出价130万左右。春节临近,缅商急于出手,便宜也想卖了。此时汕头阳美的一伙买主正犹豫不决地盯着这件玉石。马崇仁对这伙人说,“这是难得一遇的紫罗兰玉石,买下后至少能赚1000万元以上。”在马崇仁的周旋下,这块毛料以128万成交。几个月之后,这伙人再见到马崇仁时,再没有提及那块玉石。只是他们每次都要找马崇仁买数百万一件的货,即便在别处买好的货都要让马崇仁看看。原先想买而没有买成的朋友耿耿于怀地对马崇仁说,那块紫罗兰玉石赚了不止一个亿,阳美只要和这块玉石沾边的人都赚了大钱。现在的阳美村已经发展成为一个新兴的高档翡翠市场,并取代香港成为当今翡翠市场的领头羊。很多业内人士都认为,阳美就是从那件紫罗兰玉石起家的。

  现在,马崇仁虽然退居通灵翠钻的名誉董事长,但是每年的3月和10月,马崇仁总要远赴缅甸,为通灵赌石。日前通灵翠钻万达店展出的一块价值千万元的翡翠原石“传世翡翠王”,即为马崇仁在缅甸“赌石”所得。据了解,此原石重达1072公斤,产于缅甸会卡矿区,当时在缅甸赌石时,很多行家对这块翡翠原石并不看好,不过马崇仁凭借多年从事翡翠业的经验和专业的地质学理论,认定这是一块价值不菲的石料,于是一掷千金赌来该石。玉石专家对该石观察后分析,该原石种质优上,绿色部分有向深处延伸的可能,原石切割后身价倍增,初步估价近千万元。此次赌石在缅甸也传为佳话。

  翡翠是在低温、高压等特殊地质条件下形成的,翡翠矿石外都有一层厚薄不均的风化皮壳,正是这层外皮的遮挡,使人们无法看到矿石里翡翠的成色情况。据调查,到目前依然没有仪器能穿透这层皮壳,于是“赌石”这种交易手段在翡翠原石市场上一直沿用近千年。赌石,就是珠宝商人根据翡翠原石外的皮壳特征、纹理走向及所开的“门子”来判断其内部翠料的优劣。既然是“赌”,谁也没有必胜的把握,要想看到石料里的成色情况只有切割后才能见分晓,所以赌石的结局往往出人意料。“疯子买、疯子卖、另一个疯子在等待”可以说入木三分地刻画了这一行业的真实状态。金陵晚报记者刘慧婷


翡翠玉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