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原石 > 新势力版图 投注新势力造车如赌石 贡献与代价如

新势力版图 投注新势力造车如赌石 贡献与代价如

admin 翡翠玉镯 2020年07月30日

  近期的新势力造车战场正可谓是几家欢喜几家愁。上个月,博郡、赛麟、拜腾三家江苏新势力车企纷纷爆雷,有的停工停产,也有的彻底告别了造车舞台。而反观头部的几家企业,理想汽车、蔚来汽车都在近期拿到了新一轮融资,小鹏P7的交付也走上了正轨。或许在2020年,新势力造车的局势将更加明朗。

  在2015年前后,国内兴起了一股新造车热潮,各界人才和资本大量涌入新势力造车战场。不过从2018年开始,资本投资新势力的意愿大幅下降。而到了近两年,汽车产业整体的下滑,也让资本市场变得更加犹豫。这时候,地方政府的支持就显得至关重要。

  作为可能的新经济增长点,不少新势力造车企业都得到了地方政府的扶持,无论是在资金还是政策上,地方政府都起到了很大的正面作用。而从新势力企业的分布情况中,我们也能窥探出各地对于汽车产业投资的不同调性。造车新势力都在何处安家?如今它们又表现几何?搜狐汽车·E电园最新系列策划——《新势力版图》将带大家一探究竟。

  在新势力造车的分布上,我们能够明显的发现,新势力车企更多的还是集中在东南部地区,造成这一结果的因素有很多。根据相关数据显示,造车新势力的工厂和生产基地位于江浙沪地区的车企占据总数的约57.1%。

  而新势力车企偏爱东南地区的主要原因是这一带汽车工业基础健全,配件产业链丰富,江浙沪地区每年提供的汽车产能占比全国20%,汽车零部件企业超过200余家,这也为新势力造车企业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另外,江浙一代的互联网产业发达,科技公司多,新势力造车与传统造车最大的差异就在于“智能”二字,可以说在智能化方面,东南部地区同样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

  最后,政策上的支持也尤为重要。造车所需要耗费的资金巨大,新势力车企除了依靠外部融资吸引社会资本以外,地方财政的支持也至关重要,显然东南部地区如:江苏、浙江、安徽等地对于新造车企业的支持力度更大,这也是新势力车企扎堆东南的最重要原因所在。

  在扶持新势力车企这件事儿上,江苏和安徽可以说选择了完全不同的策略,广撒网的江苏和押宝蔚来的安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而从目前的发展来看,安徽或许再一次赌对了。

  今年2月,蔚来汽车宣布与合肥市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合肥政府将通过指定的投资公司并联合市场化投资人对该项目投资超过100亿元。而后又与合肥经济技术开发区就蔚来中国总部入驻达成协议。

  近期蔚来汽车官方发布公告,称蔚来安徽已收到来自合肥市建设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投资者的第一期33亿元人民币和第二期15亿元人民币的现金投资,而首期剩余的2亿元人民币将根据约定付款时间由投资者在2020年9月30日前完成支付。同时,蔚来也完成了对蔚来安徽12.78亿元人民币的首期注资和12.78亿元人民币的第二期注资。自此,蔚来安徽的73.56亿元人民币融资已到账。

  说蔚来是目前新势力车企中的头牌应该没有人会质疑。在今年6月,蔚来汽车交付3740台,创下了月度交付量新高,而二季度10331台的交付量也让蔚来达成了单季度交付量破万的里程碑,更加值得一提的是,蔚来也是第一个做到单季度交付破万的新势力车企。从目前的形势来看,安徽押宝蔚来的做法可以说是赌对了。

  反观广撒网的江苏,原本设想的多点开花在最近却成了频繁爆雷。江苏投资的这几家新势力车企,倒闭的倒闭,破产的破产。

  2020年6月15日,坐落于南京的博郡汽车发布公告,宣布造车失败,将出售车型平台等各种核心技术。

  2020年6月29日,同样位于南京的拜腾汽车组织召开了中国区全体员工电线日起暂停公司在中国内地的业务运营。

  2020年6月30日,总部位于南通的赛麟汽车唯一国资股东南通嘉禾发布声明,表示将动用自有资金解决赛麟汽车离职员工的社保、公积金、个税,标志赛麟汽车退出了历史舞台。

  可以说,从新势力造车企业的数量上来看,江苏绝对算得上是大户,但就在这一个月的时间里,接连爆雷的三家车企让人唏嘘不已。要知道,目前还在苦苦支撑的江苏新势力车企只剩下前途,而前途的“前途”究竟是否光明,相信大家心里也都有数。

  不同于安徽、江苏等省份,超一线城市对于新势力造车似乎并不是那么感冒。从图中我们也不难看出,能够归属在北上广三地的新势力车企只有个位数。当然了,这也不难理解,三个城市的共同点是各自都有着表现强势的老牌自主车企,也就是我们熟悉的北汽、广汽以及上汽。另外作为超一线城市,新势力造车并非必不可少的新经济增长点。

  而虽然北上广三个城市并未大力发展新势力造车,但依旧有新势力车企选择在此扎根,当然其中原因各有不同,下面我们就具体来看看。

  实际上,北京和理想的关系并非图中展示的那样密切,之所以将理想划分在北京,是因为理想汽车的母公司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是在北京注册。除此之外,似乎理想与北京的关系并不算大。确切来说,或许江苏常州的理想汽车制造基地在未来才将成为理想汽车发展的重心所在。

  广州的情况就更好理解了,小鹏汽车CEO何小鹏的前两次创业均在广州,成功的经历加上丰富的人脉积累,也让小鹏汽车再次选择落户广州。恒大就更不用说了,作为广州本土代表性企业,造车当然也不能离开自己的老家。

  而上海和北京以及广州就有所区别了,最值得一提的就是特斯拉这一非典型性新势力车企落户上海。虽然特斯拉一直被认为是纯电动车的标杆,但不可否认的是,这家成立仅不到20年的企业依旧可以被看作新势力车企。

  特斯拉与上海的合作创造了一系列历史,最令人印象深刻的便是在不到1年的时间里,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完成了从建设到量产的全过程,速度惊人。在这其中,上海政府给到的各方面支持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不过上海对于特斯拉的扶持并非毫无所求,这一点从特斯拉与上海市签订的对赌协议中我们就能够看出端倪。

  在此前,特斯拉向美国证券交易会(SEC)提交的文件显示,上海政府2019年向特斯拉上海工厂提供了约85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5.9亿元)的“某些补助”(certain incentives),这些补助包括约46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3.2亿元)的现金和价值约3900万美元(约合人民币2.7亿元)的其他补助。

  根据与上海市政府签订的租约条款,特斯拉上海工厂必须在未来5年内投资人民币140.8亿元,同时每年向中国缴纳22.3亿元人民币的税款。如果不能实现这一目标,特斯拉就要将工厂场地返还当地政府。

  对此,特斯拉表示即便实际产量远低于预期产量,也可以实现资本支出要求和税收目标。而考虑到今年以来,特斯拉月均过万的销量数据,我想或许上海和特斯拉之间将是一场共赢的合作。

  山东一直是国内低速电动车的产销大省,据山东汽车行业协会统计数据显示,从2009年到2017年山东面向全国,生产低速电动汽车219.06万辆,占到全国汽车销售量的一半以上。而从2018年开始,国家相关部门接连发布了多个有关低速电动车的政策法规文件。自此低速电动车逐步走向规范化。而与此同时,山东“农村包围城市”的新能源车发展路线也逐渐走上了正轨。

  2018年年底《六部委关于加强低速电动车管理的通知》发布,2019年年中《关于召开车辆生产企业公告管理信息交流会的通知》发布。前者的主旨在于要求各地组织开展低速电动车清理整顿工作,严禁新增低速电动车产能,加强低速电动车规范管理。而后者则明确了低速电动车可以申请公告目录,自此合规的低速电动车便能够获得合法身份。

  低速电动车产销大户山东也及时做出了响应,根据山东省的要求,对不在《公告》目录内的低速电动车,将通过逐步扩行区域等方式,利用三年过渡期(2020年1月1日至2022年12月31日),逐步淘汰现有不合规低速电动车。这也使得以雷丁为代表的低速电动车企业正式进入了转型阶段。

  作为低速电动车品牌中的“王者”选手,雷丁在去年实现了累计产销量突破100万台的里程碑,而在2018年和2019年,雷丁相继全资收购了陕西秦星汽车有限公司以及野马汽车。收购野马汽车后雷丁获得了造车资质,此举让雷丁正式从低速电动车领域迈入了新能源汽车领域,而在此之后,雷丁也相继推出了多款纯电动汽车。

  除了众所周知的雷丁,山东宝雅新能源也是低速电动车中的标杆型选手之一,而去年年底宝雅新能源收购一汽吉林70%股份堪称蚂蚁吃大象的典范。2019年12月26日,一汽吉林向山东宝雅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转让70.5%股权募集15亿元资金。原先100%控股一汽吉林的中国第一汽车股份有限公司将减持股份至29.5%,持股70.5%的宝雅新能源将成第一大股东,并获得了燃油车以及新能源汽车的生产资质。

  “农村包围城市”是山东新势力造车所选择的路线,在前几年,雷丁、宝雅等山东企业凭借低速电动车积累了丰富的资源,而在低速电动车市场逐步规范化的今天,他们在延续自己低速电动车领域优势的同时开始尝试进军新能源车市场。虽然由于此前固有的品牌形象导致很多消费者短时间内并不能接受这些车企所造出来的新能源车,但我想只要未来雷丁们推出足够优质的产品,这一情况也会逐步改善。

  纵观全国各地的新势力车企,我们能从中窥探出新势力车企的布局情况,也能够从各家车企的发展状况中看出各地政府对于新势力车企的不同态度。新势力造车发展至今,政府扶持成为了极其重要的一环,而各地不同的政策也直接导致了新势力车企的布局以及生存状况。在接下来的一周里,搜狐汽车·E电园《新势力版图》系列文章将为您详细解读江苏、安徽、广州、浙江以及山东这5地的新势力造车发展情况,也请大家持续关注搜狐汽车·E电园的后续报道。


翡翠玉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