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挂件 > 留守儿童的妈妈植红玉:女儿发来短信才知是妇

留守儿童的妈妈植红玉:女儿发来短信才知是妇

admin 翡翠玉镯 2021年06月13日

  大年初九,邛崃临济镇瑞林村,植红玉上车回成都打工。临走时,儿子小峰拉住母亲哭喊:“你们不能这样对我!”画面被本报摄影记者吴小川定格,镜头中孩子无奈的留守和母爱无奈的割裂,击中了上亿人的柔软内心。

  “小峰在屋里乖不乖?”“乖呢。”“作业都在做嘛?”“他爷爷守着他呢。”……电话老扯拐,一直联系不上父母,植红玉很着急,还好,这次终于打通了。她总是想跟儿子说说话,但这个时候,儿子在学校里,于是只有向母亲问问儿子的情况。

  植红玉在成都,靠跑腿为生,送报纸、送快递,养活着儿女和老人。这些年,她年龄更大了,却也更忙了。

  跟往日一样,8日早上五点过的时候,植红玉就起床了。匆匆洗漱了,就骑上电瓶车,径直奔往营门口立交桥。一捆一捆的报纸,已经堆成小山。每个人分了报纸,就开始合报——把一捆一捆的报纸,拆开来一叠一叠地合在一起,成为一份完整的报纸。植红玉很熟练,半小时就合好了几百份报纸,装上车,用绳子捆搭上去,狠狠朝下拉几下,扣在电瓶车后架上,又在前边踏板上放了一捆。

  上午9点,植红玉来到万贯机电城。这是她送报纸的最后一站,快要送完的时候,手机响了。两百块钱的老式手机很小,摸了半天才摸出来,屏幕背景光怎么也调不亮,屏幕也很花,眼睛触到屏幕上,才看清了几个字:“妈,节日快乐!”节日快乐?植红玉想了半天,哦,今天3月8号,又是妇女节了!

  要是早几年,她定会记得今天是三八妇女节的,把快递或者报纸送到客户手中,如果遇到是女主人,她定会说一句“妇女节快乐哦!”可昨天,她却忘了,真的忘了。年龄与生计的压力,让她把节日的浪漫抛到了脑后。

  送完报纸,她打电话给姐姐,姐姐也在成都打工,“姐,节日快乐!”植红玉也把女儿的这句话送给姐姐。然后两人聊着天:“要不是我女儿给我发短信,我也忘了今天是妇女节啊!”

  植红玉心里涌起一阵暖流,于是说晚上要去姐姐家吃饭,姐姐说那我赶紧去买菜,你晚上送完快递就过来呗。

  送完报纸,植红玉又去了快递收发站,拖了一电瓶车的快递物品,跑到万贯机电城送快递,跑了几趟,就到了午饭时间。吃了午饭,继续跑腿。下午3点过,她回去拉了最后两件大件的货物。送了这两件货,再去客户那里收三个单子,3月8日里的工作就算完成了。

  送一件快递,得一块钱,收一件呢,可以多点酬劳。这样每日从早到晚的忙碌,植红玉可以挣到大约一百元钱。

  下午六点左右,植红玉忙完了,准备去姐姐那里吃饭了。没有工作压力,骑着车脑子放空了。她又想起了儿子。很久都没跟儿子通话了,想起春节离家时儿子拉车门的那一幕,她仍然有些心酸。前段时间,女儿打电话来,说弟弟去山上掏茶(摘茶叶)了,掏了一天,掏了四两茶叶,也挣了20多块钱。想着想着,觉得成天这样辛苦倒也值得。

  想着这就去姐姐那里庆祝节日,电瓶车也有些轻快。不过她仍然想着女儿和儿子,她决定,晚上打个电话回去,跟儿子聊聊。华西都市报记者 苟明 摄影吴小川


翡翠玉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