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挂件 > 滴血的缅甸翡翠:“拿命去赌一块玉能改变一生

滴血的缅甸翡翠:“拿命去赌一块玉能改变一生

admin 翡翠玉镯 2021年05月09日

  在外人看来,矿坑生活充满着难以想象的困境;但对“也木西们”来说,挖到一块高档翡翠,就有机会实现梦想,一步登天改变自己和全家人的命运。

  在缅甸,大家把翡翠矿坑称为“场口”,在那里劳作的捡玉人被称作“也木西”。

  当地时间每天下午四点多,成百上千的“也木西”都会聚集在帕敢镇的场口外,等着警察的放行。

  六点一到,这些人就会像洪水一样涌进矿区,瞬间铺满矿区的各个角落。有的冲到悬崖边,有的奔到公司开采后留下的碎矿渣堆上。这些矿渣堆非常危险,稀松、浮软,随时可能滑坡或塌方。

  7月6日,帕敢翡翠矿区矿难搜救工作宣告结束,确认遇难人员174人,失踪20人。

  目前,抚恤赔偿工作已经开始,社会福利救济与安置部为每位遇难者的家属发放了50万缅币(约合2500人民币)的抚恤金,向每位伤者发放了30万缅币(约合1500人民币)的抚恤金。有关事故原因和相关负责人的调查,正在继续进行中。

  “像蚂蚁一样。”在缅甸拍摄矿区的博主小相,这样形容着漫山遍野的“也木西”。

  这些“也木西”是缅甸穷人,三五成团,靠捡拾开矿公司倾倒的矿渣为生。他们希望在矿渣里找到翡翠原石,换取全家老小的生活费。

  他们只被允许用手和铁锹采矿。有一队人在悬崖边挖到了一块大原石,脱下裤子把原石捆住,小心翼翼地往山体的方向拖。一个不小心,有可能就连人带石地滚落到崖底,那这一天的劳动和希望,就都白费了。

  有个“也木西”挖到一块矿石,等在旁边的收货人出价1000缅币(折合人民币5块钱)——“也木西”拒绝了。

  他们每天只有两个小时的捡矿时间,必须争分夺秒获得最大化的价值。如果现挖现卖不到好价钱,他们宁愿拿到世界上最大的翡翠市场——曼德勒珠宝市场里。

  可以动用电钻的“也木西”,是可以从早上挖到晚上的,但白天也不允许用电。他们必须在天没亮之前开干,天黑之后继续干。

  著名导演赵德胤在他的电影《挖玉石的人》里,完整记录了“也木西们”典型的一天:没日没夜地工作、吃饭、睡觉。

  中间补给体力和能量的,是万年不变的咸鱼配白饭。但这已经很好了,只有工头带领的“也木西”才能享受这样的待遇:有饭有菜、有工友、有宿舍(塑料布、旧纸板搭成的窝棚)。

  根据BBC纪录片的披露,这些玉石矿区的拾荒者很多都成瘾,他们依靠毒品来应付高强度且枯燥的辛苦工作。

  帕敢镇至少有30万名捡玉人,在缅北捡玉人的数量更是多达上百万,随着战争和动乱,捡玉人的数量还在不断增加着。

  这极大地挑动了“也木西们”的神经:“我们做梦也想不到,捡矿人会凭空捡到这么大的翡翠原石。”

  在外人看来,矿坑生活充满着难以想象的困境;但对“也木西们”来说,挖到一块高档翡翠,就有机会实现梦想,一步登天改变自己和全家人的命运。

  其中一个流传较为广泛的版本,是盐帮商人在运送货物的时候,发现马背左右两边重量不一样。就随手捡起地上一块石头,放进了马背的另一边。据说这是人类发现的第一块翡翠,绿盈盈地价值连城,迅速取代了以和氏璧为代表的白玉地位,成为新的玉石之王。

  有史可查的翡翠崛起,主要在清朝时期,以后的数百年里,翡翠以不可抵挡的迅猛发展,成为全球贵妇名媛、珠宝收藏家的心头至宝。

  在中国的历史记载中,给慈禧太后陪葬的翡翠西瓜,当时价值600万两白银,据传流落到美国,现在单个西瓜价值已经超过6亿人民币;杜月笙夫人送给宋美龄的翡翠镯子,当时价值4万大洋,如果现在出手,至少估计数千万的港币。如今一块高档翡翠在国际市场上的价值,早已翻了好几个天。

  如今全球95%的翡翠供应,还是来源于缅甸。其中规模最大、产量最高的,是缅甸北部克钦邦的帕敢镇。

  帕敢镇坐落在曼德勒北350公里的乌尤河岸边,盛产翡翠原石。老帕敢对面有个地方叫“勒马拱”,意即挖下去一寸就产玉。

  但这项年产值达到310亿美元规模的生意,绝大部分还是掌握在军事力量和武装政府手中。

  作为一个经济落后、动乱不断的小国,缅甸名义上是个国家,但在历史上却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被统治过。

  它的国土上存在着大量的割据性武装,一般都是少数民族的聚居区。145个民族、7大军阀势力连年征战,和平几乎从没降临过这片本就尚武的国土。

  依靠自然资源出口一直是缅甸最大的外汇来源,翡翠几乎占到了全国50%的收入。

  奈温政府上台后,将玉石开采权收归国有,这一举措直接激怒了克钦邦各族。因为大部分的翡翠玉矿资源,都集中在缅甸北部的克钦邦,最大的翡翠矿坑帕敢,正是克钦邦最出名的矿坑。

  翡翠可以说是缅北唯一的经济支柱,收归国有就意味着自己的经济命脉被切断了。

  为了保证自己的利益,克钦邦公然与政府军争夺资源,与缅甸政府军展开了长达几十年的玉石争夺战,并牢牢把控着翡翠行业。

  根据BBC 2015年发布的《谁掌控着缅甸翡翠行业?》报道,军阀掌控年收入310亿美元的翡翠行业——都没有进入国库中。

  国家没有足够的资金改善国民基础设施,也没有能力为国民提供最基础的生活保障。贫穷是缅甸人的常态,捡边角料为生的“也木西”,是没有政治立场的廉价劳动力。

  军阀子弟依靠翡翠交易富得流油,忙着在ins晒出豪车、名表,同一片土地上的平民们,却在贫穷中努力完成自己的一生。

  梦,谁都会做;实现梦想,却没有那么轻松。一个捡玉人拼死拼活忙一天,也常常供不上一家老小的吃喝。

  为了增加收入,捡玉人常常全家出动:丈夫和儿子冲在矿坑前线,用力气挖掘最大的财富机会;女儿跟着母亲守在外围,细细翻检碎土碎石,期望找到一块两块高价值的宝石。

  温拿拿一开始在矿场卖食品和饮料,为了增加收入,便带着女儿加入了捡拾废碎玉的大军中。她希望自己能有好运气,但卖出去最贵的宝石,是5美元。她的女儿非常希望父母能够停止这种拾荒工作,她很怕父母被掉下来的碎石砸中。

  缅甸的毒品交易举世闻名。少数民族依靠鸦片收入来支撑他们的武装活动。他们用毒品换军火,用军火抢夺翡翠资源,缅甸从上到下都被毒品交易浸透了。

  在缅甸北部,无论是大人还是小孩,不到1美元就可以得到一支。毫无管制的毒品泛滥,让很多人深陷毒品的泥潭中。

  “也木西”的工作强度大、重复性高、收入低,很多人相信可以帮助他们放松,有了就可以让他们日夜不停地工作。

  于是很多以捡碎玉为生的人,在贫穷、饥饿、疲劳、塌方、病痛到来之前,就丧生在了毒品中。

  吸食毒品的捡玉人,还有不少是青少年,他们追随上一代人的足迹,一步步走上了同一条不归路。

  毒品和翡翠,是武装力量掌控的生意,主要在黑市交易,政府收不到税,老百姓得不到实惠。政府和军阀把钱都投到军备上抢夺地盘,无暇顾及底层人民的生存和发展,更不可能为他们倾注教育设施和教育资源。

  畸形的经济结构、动荡的大环境,也让父母们看不到受教育能够获得的更好出路。他们更希望孩子们去打工赚钱,而不是坐在教室里上学。

  所以缅甸国内一半的学龄儿童根本无学可上,哪怕是最繁华的帕敢镇上,也聚集着大量以乞讨为生的儿童。稍微年长一点的孩子,除了到矿坑里碰运气,还会选择去赌场、色情业、地下拳击中讨生活。

  为了挣钱,很多穷苦人家的女孩子,很小就被安排进入这个行业里。有些女孩债务还清就不做了,但更多女孩终其一生都在这个沼泽地里不得救赎。

  拳坛神话“缅甸蟒蛇”昂拉恩桑被尊为新的民族英雄,他也是克钦邦难民营的苦孩子,靠着打拳彻底改变了自己的命运,从一个地下拳手,成为了赢得了两次金腰带的世界冠军。

  但这种奇迹,依然是只降临在少数人身上。更多的地下拳手,不过是带着一身伤病,满脸鲜血,为了1000美元一场的奖金殊死搏斗。

  还有更多的人,只能依靠体力,做着最重、最累、最脏,同时也可能是收入最低、风险最高的工作。

  底层人民通过教育获取出路,也是注定了要曲折崎岖。尽管如此,还是有“也木西”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帮助孩子摆脱这不堪的命运。

  缅甸作为中南半岛上曾经的三强之一,原始森林、矿藏资源丰富,自东吁王朝起,几次攻破泰国首都,差点把三强国中的泰国打到亡国。

  然而短短三十年时间,在挖掘机、电钻和“也木西们”的血肉双手下,富含宝藏的缅甸国土,活生生地从原始森林变成了荒山,荒山又被挖成山谷、山谷填平成山头,一片赤红、满目疮痍。

  由于挖矿形成的积水潭,阳光下泛出绿光,远远看去正像一块块寻梦者梦寐以求的翡翠,人在其中仿佛蝼蚁,却又像打磨翡翠的砂石,历经磨砺、生生不息。

  拿起手机,激动得声音都变调的“也木西”,不断询问着:“家里的稻谷收割完了吗?“收成好吗?”、“还需要买肥料吗?”“xx家的追债追得紧吗?”对亲人的思念和深切爱意,都包含在了这一句一句关乎性命的生计中。

  妻子说大儿子想要学计算机,学费6000块。他咬咬牙,决定把原计划用于还债的钱,挪给孩子交学费。

  他知道,在这样的乱世中,通过教育改变命运就像挖翡翠一样,更像是一场关于造富的虚幻美梦。


翡翠玉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