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吊坠 > 初心如磐使命在肩

初心如磐使命在肩

admin 翡翠玉镯 2021年07月07日

  “走進新疆,為咱兵團做點事,是我的真情流露、朴實心願和矢志追求。”這是2011年12月8日,他作為一名援疆干部,從江蘇省鎮江市來兵團第四師任職時的心聲。

  “有著俊朗的身姿,是一個伴著杜鵑花成長的男人。”這是當時伊犁墾區一位詩人對他的描述。

  2020年1月21日,他病到被人用輪椅推上飛機回鄉看病。醫生說他能活著下飛機是個奇跡。

  2020年3月10日20時45分,他因胃癌晚期醫治無效逝世,年僅55歲。

  “今夜有雨無情地落下,有無數的眼淚彌漫在可克達拉……”詩人們悼念他的詩句,如潮水般洶涌,一浪高過一浪的網評在無數人的心海激起漣漪和巨浪。

  他留下了一個個創新發展的奇跡:一個兵團產業新高地,一座綠如翡翠的城市——可克達拉市……

  他叫丁憬,來四師前任鎮江市副市長。十個春秋,他堅持兩輪援疆,后又變援疆為任職,讓自己成了兵團人。

  “懷揣著半是興奮、半是忐忑的心情走向伊犁、走進四師,一種‘趕考’心態油然而生。”這是他的署名文章《情系兵團》中的文字。

  來到兵團四師,迎接他的第一道“考題”是建設國家級霍爾果斯經濟開發區兵團分區。

  2010年,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召開以后,一直依靠大農業的兵團,試圖發展現代工業,以改變農業在經濟發展中佔主導地位的現狀,希望將兵團分區打造成向西開放的“橋頭堡”。

  2012年6月12日,國家級霍爾果斯經濟開發區兵團分區黨工委、管委會挂牌成立,丁憬又被任命為兵團分區黨工委副書記、管委會主任(援疆)。

  這個園區出身不凡:既有國發[2011]33號文件賦予的一系列特殊優惠政策,又有自治區、兵團給予的特殊機制體制運行和省級審批權,還有兵團四師、分區管委會的生產生活和招人用人等各方面的扶持措施。

  一片佔地10.8平方公裡坑窪不平的荒灘,就是這個集萬寵於一身的“國”字頭經濟開發區。

  習總書記說,高新區是科技的集聚地,也是創新的孵化器。看一個高新區是不是有競爭力、發展潛力大不大,關鍵是看能不能把“高”和“新”兩篇文章做實做好。高新區要擇優引入企業和項目,不能裝進籃子都是“菜”。

  “兵團領導看兵團分區是寶地,但當時沒有人知道園區建設怎麼搞,因為都沒見過。”兵團分區常務副主任安文學說。

  “順應形勢,搶抓機遇,勇闖新路。”丁憬胸有成竹,下決心點石成金,不辱使命。

  支個攤子,修修路、種種樹、平整平整場地。在很多人眼裡,園區建設無非就這麼個干法。可即便如此,也是需要資金的。

  從鎮江企事業單位“化緣”來368萬元資金和6輛公務用車,有了運轉經費和交通工具。

  丁憬打了一套熱身“組合拳”,園區建設從“發動”到“挂擋起步”,簡單高效。

  丁憬又請來園區規劃設計界大名鼎鼎的時匡教授進行園區設計。時匡是中國建筑學會常務理事、世界華人建筑師學會常務理事,曾任江蘇省蘇州市新加坡工業園區總規劃師,也是丁憬在規劃江蘇省鎮江市丹徒高新技術產業園時的老搭檔。

  霍爾果斯位於向西開放大通道,規劃融入了“國際化、現代化、特色化”和“集中、集聚、集約”的開發理念,體現了“一帶一路”“東聯西出”戰略融合,兼顧了與地方開發區的錯位競爭和與六十二團的抱團發展,使兵團分區成為優化霍爾果斯口岸空間結構、帶動霍爾果斯城市跨越發展的重要組成部分。

  “速度還可以更快。”丁憬提出五年任務兩年完成的目標,決心把園區打造成一輛“賽車”,用最短的時間體現他“換擋提速”“快手打慢手”的戰術思維。

  “關於園區建設,我們在江蘇曾經走過一些彎路,付出了沉痛的代價,有些甚至是血的教訓。”他一邊告誡下屬,一邊如履薄冰地審視和推動著每一項工作。

  在兵團分區標准化廠房建設上,很多人認為沒必要用有限的資金去追求標准化,建一個簡易的先干著更實惠。

  “這就是走彎路。”丁憬對大家說,“隻有大跑道才能升降大飛機,隻有大基礎才能承載大項目。”

  “和他在一起工作,就像戴了一副望遠鏡,能看得很長遠。”兵團分區建設局原局長李興明打了個比喻。

  面對時間緊、任務重、專業力量不足等困難,他既是指揮員,又是戰斗員,“白+黑”“5+2”是常態。

  安文學說:“從沒見他午休過,吃完飯,接著干。經常通宵開會,一件事一件事研究部署,第二天又接著干。”

  丁憬有多忙碌,兵團分區變化就有多快。一波接一波的客商被園區發展的活力吸引,涌入考察。

  他對客商非常尊重,迎來送往,洽談項目,都親力親為,一絲不苟,就連客商來住的房間衛生都會親自把關。

  “但他對自己可不是這樣。”兵團分區正興公司負責人王軍說,“他日常飲食能湊合就湊合。平時最喜歡煎兩個雞蛋、就著腌蘿卜干吃一碗素面條。2012年秋天,丁憬母親來看他,看到他房間裡的雞蛋殼、食品包裝袋、礦泉水瓶子,心疼得哭了。”

  2013年4月,園區開始降落“大飛機”——有著“中國名醋之首”美譽的江蘇恆順集團來了,央企巨頭中節能集團來了……兵團分區成了一個熱火朝天的大工地。

  2014年年底,兵團分區完成招商引資到位資金32.3億元,完成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18.1億元。

  “我們要做的不是將污染留給兵團,而是要將兵團分區打造成有兵團特色的先進制造業發展示范區、區域高新技術產業發展新高地、歐亞大陸綜合物流貿易集聚區。”這是他的招商理念,國家政策允許,卻被他拒之門外的化工項目有10多個。

  2015年年底,兵團分區累計完成招商引資到位資金62.3億元,實現產值3.7億元。曾經的戈壁荒灘變成了寬闊的馬路、成蔭的綠樹、林立的高樓和忙碌的工廠。

  2016年5月24日,在這裡調研的時任自治區黨委副書記、兵團黨委書記、政委的孫金龍用“驚異”這個詞,表達對兵團分區快速崛起的內心感受,對園區規劃、理念、建設速度給予高度評價。

  此時的兵團分區,在建項目35個,總投資168.5億元,成為名副其實的兵團產業高地。

  意大利作家馬達盧來到兵團分區,在了解園區建設情況后感嘆道:“兵團正在創造新的‘深圳速度’。”

  “人的力量在於其判斷力。”對應馬達盧的贊嘆,丁憬筆記中寫的這句話格外引人矚目。

  進入2017年,兵團分區大事多、喜事多,需要他操心的事更多了。心急火燎的他患上了牙痛病,大冷天走到哪都疼得一頭汗。去上海招商時,他實在疼得受不了,不得不做了拔牙手術。

  “牙拔了,傷口縫了針,不能說話。開會時,他左手握著冰塊敷在臉上,右手寫字和大家交流,沒見過這麼爭分奪秒干工作的領導。”跟他一起去招商的兵團分區管委會副主任賀麗琴,看著自己用手機定格的這個場景邊說邊流淚。

  從上海招商剛回來沒幾天,他接到妻子朱淑娟的電話,說兒子丁冠中走路會莫名其妙摔跤,醫生建議做個腦CT。

  “那段時間,他不在身邊,20多歲的大小伙子走路摔跤,我快急瘋了。與他通話時嚎啕大哭,他隻讓我別急,帶兒子多去幾家醫院,不會有事的。”朱淑娟說。

  為實現既定目標,他聚精會神,心無旁騖地帶著大家拼出了園區“九通一平”兼綠化配套的十條主要道路。

  拼出了17萬平方米高標准大體量的9幢標准化廠房,5000平方米寫字樓,200多套標准公寓和上下兩層可供千人就餐的職工食堂等生產生活配套設施。

  拼出了落戶企業760家,總部經濟企業723家、實體經濟企業41家,規上企業42家的磅礡氣象。

  2019年年底,兵團分區累計實現招商引資到位資金280.5億元、固定資產投資90.9億元、稅收33.3億元,成為拉動四師可克達拉市經濟增長的“發動機”。

  習總書記說,城市是人民的,城市建設要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理念,讓群眾過得更幸福。金杯銀杯不如百姓口碑,老百姓說好才是线日,兵團第八座城市——四師可克達拉市挂牌成立。

  2016年5月,孫金龍在四師可克達拉市調研時說:“要把打造可克達拉市作為工作重心以及推進經濟發展的主要增長點,集中精力、真抓實干,努力實現‘三年有模樣、五年大變樣’目標。”

  師市黨委舉全師之力、集全師之智、聚全師之財,全力推進可克達拉市建設,奮力實現這一目標。

  2016年9月,丁憬任四師可克達拉市黨委副書記、四師師長,可克達拉市人民政府黨組書記、市長,國家級霍爾果斯經濟開發區兵團分區黨工委書記、管委會主任。

  把可克達拉市打造成師市經濟新的增長極、北疆維護穩定的戍邊新城、現代文明的集聚地、人口人才的“蓄水池”、全面小康的“火車頭”。這是丁憬確定的可克達拉市發展目標。

  2017年2月,抓住伊犁河在可克達拉市穿城而過這個唯一、不可替代的自然稟賦,聚焦、提煉、升華,給予可克達拉市“中亞濕島·交響夏都”的城市品牌“綱性定位”,“以綠蔭城、以水潤城、以文化城、以產興城”,賦予了這座城市新的內涵、新的文化和新的展望。

  “與他一起工作,有激情、有目標、有動力、有成就感。”可克達拉市規劃局局長姚新輝說。

  當時,可克達拉市沒有食堂,為了讓城市建設快些、再快些,丁憬帶著相關單位的領導和技術骨干加班加點干,一個半月的時間就著榨菜吃掉了3000多個馕。

  完善規劃,招商引資,推進項目,他十個指頭彈鋼琴,可克達拉市的建設進度一天一個模樣。

  2018年7月,丁憬任四師可克達拉市黨委副書記、四師政委﹔2018年11月,任四師可克達拉市黨委書記、四師政委,伊犁哈薩克自治州黨委常委。

  “凡是能市場化運作的項目一定要和市場接軌,以此來推動城市健康快速發展。”這是他在一次師市黨委常委(擴大)會議上的發言。

  他沖在解決融資、管理難題的最前面,採取市場化融資手段,大力吸引社會資本投入城市植綠工程。讓原本估算至少需要20多億元的城市綠化工程,僅用了8.8億元。

  “我們公司是可克達拉市第一家簽約、落地、建設的招商引資企業。自落地那天起我們就把這個城市當成自己的家鄉。”新疆九九財富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董事長夏仁祿說。當聽說丁憬號召團場、企業、個人為可克達拉市捐樹,夏仁祿覺得自己應該有所表示,便從家鄉福建把價值155萬元的2個景觀門樓和1個景觀石柱送到了可克達拉市。

  丁憬善於建設城市,更是經營城市的高手。這座城市模樣變得快,升值的速度更快。

  他用“釘釘子”精神促成可克達拉市經濟開發區8個重點產業項目成功簽約,總投資達23億元。

  2017年8月,可克達拉市開始有了稅收,到年底完成稅收1.67億元,2018年完成4.18億元,2019年完成9億元。

  在這座城市,已注冊的房地產企業有17家,買地的有12家,開發建設的有10家﹔入駐的商戶達到100多家,開業的店鋪有144家。

  城市土地拍價,從最初的每畝13萬元,猛增到80多萬元,一些地塊甚至達到上百萬元。

  他領著大家沒日沒夜地干,快速推進見綠、擴綠、補綠、透綠工程,把每一個建筑,甚至每一棵樹,都打造成了精品,做到了極致。

  丁憬種樹,在樹種確定以后要經過定點、定向、定位、定型等一系列操作,種下去的樹要實現與周邊風景的協調,要有格調,有品位,有文化氛圍。當然,還必須保証成活。

  “他干工作真是拿命在拼。”可克達拉市城市建設發展有限公司黨委書記、董事長韓樹躍說。

  2018年10月,正值可克達拉市秋季綠化大會戰,丁憬帶團外出招商,結束時在上海做了疝氣手術。

  “醫生要求至少休息半個月,可是第4天他就出現在秋季植樹大會戰現場!”韓樹躍摘下被淚水打濕的眼鏡說。

  如今,這座城市綠化率達到48%,栽種的樹木品種達70多個,灌木品種30多個,創造了新疆乃至全國城市建設的奇跡,成為中國西部的園林之城、亞歐大陸橋的特色之城。

  且城市核心區框架基本形成,建成通車,城市供水供電供熱供氣、污水處理等項目運營,29個主題公園和“三館一中心”及27個市民服務類項目建成投入使用。可克達拉鎮江高級中學、可克達拉市金山實驗學校、幼兒園、人民醫院相繼啟用。8家金融、保險、通信、郵政等分支機構先后入駐。累計建設住房14690套、開盤9560套、銷售8178套,銷售率85%。

  2018年3月,全長91.2公裡、計劃投資4.24億元的可克達拉市引水入城項目啟動,他決心將天山冰雪融水“搬運”到可克達拉市。

  “他提出的‘以文化城’理念,在全國是獨一無二的。”四師可克達拉市黨委常委、四師副政委林玲說,“他特有的人格魅力,吸引很多知名書法家、篆刻家為這座城市創作,也吸引了很多人才來這裡發展。”

  東方小夜曲《草原之夜》曲作者田歌於2019年2月去世,為把田歌老師的骨灰安放在可克達拉市,他與田歌的后人商議,並多次頂風冒雪為墓地選址。他說,要讓田歌老師能看到伊犁河流淌的水,聽到伊犁河的波濤聲……

  “丁憬來中國美術館找我,給我介紹了他、介紹了可克達拉市。一位江蘇援疆干部,因為從心裡熱愛新疆、熱愛兵團,要為新疆、兵團發展作貢獻,已從江蘇調到新疆任職,這讓我非常感動。”全國政協常委、中國美術館館長吳為山在電話中說起與丁憬的相識。

  正是因為這份感動,他請吳為山雕刻王震銅像時,吳為山當即允諾。2018年,吳為山為可克達拉市雕刻了毛澤東主席銅像、王震銅像。2019年,在可克達拉市成功舉辦了“走進新疆——全國民族大團結雕塑展”,200多件作品均來自中國美術館和中國雕塑家協會,影響深遠。

  可克達拉市城市中心,三位古代女子騎馬踏春的大型雕塑是這座城市的標志性文化景觀。這座名為“絲路花香”的雕塑作品就出自吳為山之手。

  可克達拉市建成望河亭、湟渠公園等一批歷史人文景觀,將旅游景點與城市歷史文化景觀、生態綠地、主題公園有機串聯,形成城市特有的文化氣質和品牌。

  可克達拉工業園黨工委書記曾建中說:“城市迎賓大道水系上有七座石拱橋,按照彩虹的順序,分別命名為‘赤心、橙碧、黃金、綠茵、青鸞、藍影和紫荊’。”

  城市數十副石牌樓的對聯,也都是丁憬聯系,泰州市高二適紀念館館長郁勝天等人原創,並邀請王蒙、沈鵬、張海等30多位文化名人題寫。

  他還牽頭組織開展了“愛上可克達拉”全國詩歌征文大賽,得到了中國詩歌網、作家網等20多家中央、省級詩歌網站和媒體的發布推介,將遴選出的獲獎和入圍作品,編入《詩意·可克達拉》一書出版,並為這本書撰寫了序言。

  他堅持推進伊力特白酒文化館、伊珠葡萄酒文化館、伊帕爾汗薰衣草博物館、北山坡空中草原、特色薰衣草小鎮、農業迪士尼主題公園、伊犁河濕地公園等精品項目,將優勢一產、二產和自然資源轉化為文化旅游品牌。

  他傾盡心血建設的這座城市,集西部豪情、江南雅韻於一身,高端大氣、靈秀溫婉,是一座水光之城、綠色之城、文化之城、產業之城,激蕩著建城戍邊、藏兵於城的“虎氣”。

  這座城市,是居者夢中的家園,創業者的樂園,旅游者的勝地,城市規劃、園林設計者和文人墨客觀賞、學習、品鑒、參悟和論道的精神家園。


翡翠玉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