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翡翠吊坠 > 接力60年沙洲變綠洲——山西右玉的綠色發展之路

接力60年沙洲變綠洲——山西右玉的綠色發展之路

admin 翡翠玉镯 2021年06月22日

  春如幽蘭,夏如翡翠,秋如霓裳,冬如白玉,隨四季變換顏色的林海美不勝收。這是雁門關外、長城腳下的邊塞古城——山西省右玉縣。著名的“走西口”古道就是從這裡綿延至遠方。

  綠色是右玉人的驕傲。因為它不是大自然的恩賜,而是60多年來右玉干部群眾一代接一代頑強抗爭、艱苦創業得來的。

  右玉地處毛烏素沙漠的天然風口地帶,原本是一個風沙成患、山川貧瘠的不毛之地。1949年新中國成立時,全縣1969平方公裡的土地,僅剩5.3平方公裡(約8000畝)的殘林,森林覆蓋率隻有0.3%,沙地面積達1500平方公裡,佔全縣土地面積的76.1%。由於生態系統全面退化,右玉氣候長期處於寒冷干旱狀態,年平均氣溫3.6℃,年均降水量400多毫米,幾乎日日有強風和沙塵暴,一年6級以上大風達28.8天。霜凍冰雹、水土流失、干旱等自然災害頻發。當地民謠說:“一年一場風,從春刮到冬,白天點油燈,黑夜土堵門,風起黃沙飛,雨落洪成災。男人走口外,女人挖野菜。”曾有環境專家將右玉列入“最不適宜人類生存的地區”,建議全縣搬遷。

  60多年來,右玉縣前后有19任縣委書記、18任縣長,唯一不變的是每一任都堅持植樹造林,每一位書記、縣長的辦公室裡都有一把植樹的鐵鍬。

  1949年6月,右玉首任縣委書記張榮懷與縣長江永濟一道,手拿地圖,身背軍用水壺,徒步考察右玉的家底。20余天跋涉在肆虐的黃沙中,老百姓“春種一坡,秋收一瓮﹔除去籽種,吃上一頓”的生活,深深刺痛了兩人的心。

  如此惡劣的自然條件,怎麼生存?當年10月,張榮懷在縣委工作會議上提出:“右玉要想存,就得風沙停﹔要想風沙停,就要多栽樹﹔每人10棵樹,走上幸福路。”會后,他帶著全縣干部,前往右玉老城的西門外,揮鍬挖下一個樹坑。這個樹坑,為右玉人60多年堅持不懈的植樹造林拉開了序幕。

  從大戰黃沙窪到決戰老虎坪,從七聯山到四道嶺,從大南山到賈家山,從通道綠化到小南山綠化……縣委書記們的鐵鍬隨著主人一起忙碌在右玉的荒山禿嶺上,播種綠色和希望。

  在水土豐美的江南,長棵樹不算什麼,可是在右玉,種活一棵樹,比養大一個孩子還難!就說兩任縣委書記苦戰8年的黃沙窪吧,這原是右玉縣城東北的一道4公裡寬10公裡長的沙丘,年復一年,沙丘步步向縣城逼近。從1956年4月起,第四任縣委書記馬祿元帶領千余人,在風口地帶栽樹抗擊風災。可是頭一天栽下的樹,第二天就被刮出了根。上千人栽了兩年樹,隻活了幾棵。巨大的打擊沒有嚇退右玉人,經過二戰、三戰黃沙窪,到1964年,終於讓風沙止步,山川披綠。

  為了發展經濟,右玉也有過一次毀林的深刻教訓。20世紀80年代末,右玉利用胡麻資源多的優勢建起了壓板廠,每年能為縣財政帶來二三十萬元稅收。可到了第二年,胡麻歉收,原料不足,一些人為了賣錢,見樹就砍。時任縣委書記姚煥斗頂住了經濟利益的誘惑,立即下令關停了壓板廠,並在全縣工作會上公開檢討:“我要向右玉的一草一木道歉!”

  從第一任到第十九任縣委班子,右玉的綠色接力一棒一棒往下傳,隻有方法上的改進,沒有方向上的偏差,一干就是60多年。

  1957年,龐漢杰成為右玉的第五任縣委書記。到任第二天,他就帶了一雙布鞋、一張地圖、一個筆記本和一套《朔平府志》,步行下鄉了解氣候條件、風口分布情況。縣委縣政府在深入調研的基礎上制定了《右玉縣流域治理根治“五害”的五年規劃》,確定了“喬灌混植、林草結合、以草護林、先固風沙、后連林帶、逐年控制”的防風固沙方案。此后,右玉縣一直堅持制定防風固沙、植樹造林相關的五年規劃,並將縣委部門的研究工作制度化,確保林業發展規劃的科學性和有效性。

  1971年,在“以糧為綱,其他砍光”的政治氛圍下,第十任縣委書記楊愛雲上任了。右玉人又是期盼又是擔心:他還敢堅持植樹嗎?要知道,前一任書記就是因為種樹被批斗的。令人欽佩的是,經過一番調研思考,楊愛雲巧妙變通,提出“糧油下灣,林草上山”,保住和擴大了右玉的綠色成果。

  1978年,時任縣委書記的常祿根據中央要求,結合右玉縣情、林情,制定出新的發展規劃,協調農、林、牧間的關系,並針對不同區域的地理條件制定不同的防風固沙方案。他在擔任縣委書記的8年間,帶領科研人員改良原有樹種,使右玉成為山西省人工造林最多的縣。常祿講得最多的就是:“飛鴿牌”干部要做“永久牌”的事。在右玉,植樹造林防風固沙就是“永久牌”的事。

  也許有人會問,沿著前任的路子走,會不會被認為是沒思路沒本事?第十四任縣委書記師發說得好:“前任干得對,得到群眾擁護,我們就得干下去。前任好好的路線你推翻了,第一說明你水平差,第二說明勞民傷財,第三說明你的思想意識有問題。靠標新立異引起領導的注意,你先要問問自己那套是否符合客觀規律,屁股是不是坐在老百姓這邊。”

  從20世紀50年代的“哪裡能栽哪裡栽,先讓局部綠起來”,到60年代的“哪裡有風哪裡栽,再把風沙鎖起來”﹔從70年代的“哪裡有空哪裡栽,再把窟窿補起來”,到80年代的“適地適樹合理栽,再把三鬆引進來”﹔從90年代的“退耕還林連片栽,綠色屏障建起來”,再到21世紀的“喬灌混交立體栽,山川遍地靚起來”……幾十年來,右玉變化的是根據實際情況不斷完善的綠色發展戰略,不變的是綠色發展的執著堅守。

  多少年來,每到植樹的季節,右玉的干部就自帶干糧,自買樹苗上陣了。“連帶饅頭都是很奢侈的事,大多是莜面,有時能有點山藥蛋就算好的。”一位退休干部回憶說,“如果手掌上沒有結痂、血泡,就覺得自己不光榮,沒有賣勁兒。”

  曹滿榮,右玉縣黨史辦原主任,下肢先天殘疾。可他和健全人一樣,植樹從不間斷。山坡地勢較陡,人上去站都站不穩,他就跪在地上,用鍬先把石塊刨出,再挖出土,圍成魚鱗狀,一來二去手上都是血泡,血泡又結成厚厚的繭片。

  60多年來,鐵鍬、卷尺、剪刀是植樹大軍的“標配”——挖土坑、量深淺、剪枝條,大家在風沙地裡忙活,人晒得黝黑,汗水和著泥土沾在臉上……

  憑著“敢教日月換新天”的信念,右玉全縣120多個機關和事業單位先后營造了文教林、政法林、財貿林、宣傳林等十幾個造林基地,綠化面積30多萬畝。

  為了發揮黨員干部的先鋒模范作用,右玉力推“干部一線工作法”:“領導在一線指揮,干部在一線工作,問題在一線解決,經驗在一線總結,業績在一線創造,精神在一線閃光。”

  為提高樹苗成活率,他們探索建立起規范嚴格的工程管理機制:當年預付30%樹苗款,秋后驗收成活率達到要求的再付30%工程款,第二年秋季存活率合格的再付余下的款。

  “不管啥時候,有人就得有家,有家就得有樹。種樹就是種日子,樹活著人就活著。”話劇《立春》中的這句台詞讓許多觀眾潸然淚下,這也是右玉人的心裡話。

  曹村有一位老人,年復一年在房前院后栽樹。老伴見他沒白沒黑地栽樹護樹,經常叨叨:“人家都說,前人栽樹,后人乘涼!咱家少子沒孫的,你栽下樹給誰乘涼哩?”老人說:“看你說的,咱家缺子少孫,可曹村家家都有子孫后代哩。咱栽樹干啥?就是要為右玉的后代們造福哩!”

  60多年的植樹造林讓右玉人認准了一個理:改變生存環境必須先改善生態環境。右玉人從小看著父母植樹,長大后自己植樹,生在右玉,不植樹心裡就不踏實!

  右玉屬丘陵地帶,地表多是礫石碎塊,風大水缺,樹木生長期短。右玉干部群眾在實踐中總結出了“秋冬挖坑熟土,來年春季植樹”“鬆樹保土帶根成活高,楊樹浸泡充分發芽早”“檸條打頂成形好,自辦苗圃投資少”等科學育林方法。如今,右玉大大小小的苗圃不但供應本地植樹造林,因苗木質量好,還熱銷周邊幾個省區,帶動了一批百姓致富。

  “你不讓樹活,大自然就不讓你活!”60多年來,右玉人視樹木為生命,通過艱苦卓絕的持久戰,在黃土高原上創造了一個蕩氣回腸的生態神話。

  播種綠色的同時,右玉孕育出了“艱苦奮斗、自強不息、持之以恆、久久為功”的右玉精神。

  如今的右玉,森林覆蓋率達到54%,是天然的溫室和“大氧吧”,降水量比周邊地區平均高出30多毫米,沙塵天數比新中國成立初期減少了一半。2010年,右玉還被聯合國授予“最佳宜居生態縣”。

  “右玉最為珍貴的就是這片綠色。一切產業的發展,都緊緊圍繞生態做文章,珍愛這片綠色,守護這片綠色。”這種高度的“綠色自覺”曾經讓右玉錯過了許多“發大財”的機會。

  山西煤炭資源豐富,右玉也不例外,已探明煤炭資源儲量就有34億噸。20世紀80年代,周邊不少地方紛紛開辦小煤窯,“有水快流”,迅速致富。是跟風而上,擁抱金山銀山,還是堅持原有思路,守住綠水青山?右玉人頂住了誘惑。直到近幾年,隨著生態環境的進一步改善和相關技術的成熟完善,右玉開始引進大型煤炭集團,走出了一條煤電綜合開發的循環經濟發展之路。

  怎樣將綠色魅力盡量發揮,讓綠色資產更多惠及百姓?右玉縣堅持“生態立縣、旅游活縣”的理念,深度融合生態、旅游優勢資源,通過舉辦各種生態旅游節、文化節,加強基礎設施建設等工作,努力打造山西省生態旅游基地和北方避暑勝地,生態旅游產業得到快速發展。2014年,全縣共接待游客156萬多人次,實現旅游收入15億元。

  綠色的右玉散發著與日俱增的吸引力,越來越多的投資者和企業前來落戶,融入這片振奮人心的綠色。苗圃種植、牧草種植與加工、畜牧業、食品加工、風能發電……一批綠色產業正在崛起,一個新右玉正逐步展現在人們面前。

  60多年時間,一個風沙彌漫、荒漠遍布的不毛之地,變成了草木蔥蘢、如詩如畫的塞外綠洲。從右玉的實踐我們可以看出:

  其一,必須牢固樹立保護生態環境就是保護生產力、改善生態環境就是發展生產力的理念。深刻認識綠水青山就是金山銀山、綠色產業一樣可以富民的道理,敬畏自然,保護自然,絕不以犧牲生態環境為代價換取經濟的一時發展。要盡可能增加綠色資產,為子孫后代留下可持續發展的“綠色銀行”。

  其二,綠色發展,必須要有“一張藍圖繪到底”的堅守。右玉的干部換屆不換方向,換人不換思想,一任接著一任干,久久為功,終於染綠家鄉。堅持綠色發展,就是要有這種功成不必在我的胸懷和境界,就是要有這種踏石留印、抓鐵有痕的毅力和擔當,不僅要積極謀劃功在當代的“顯績”,更要勇於創造利在千秋的“潛績”。

  其三,發展戰略必須切合本地實際。量體裁衣,衣服方能舒適合體﹔精准施策,政策才有生命力。要充分考察調研,抓住人民群眾反映最強烈的問題,抓住影響綠色發展最迫切的問題,體現長遠眼光,整體謀劃,科學布局。實施過程中既要保持“航向”,又要根據“海況”和“天氣”及時調適,確保發展戰略與時俱進、不斷完善。

  右玉案例是通過森林建設持續改造生態環境的成功典范,是基於“挑戰—應戰”模式的重要實踐,顯示了系統規劃、持續推進、落到實處的重要性。幾十年來,右玉歷屆黨政領導班子深刻認識縣情,將思想統一到改造惡劣生態環境、修補生態環境短板上來,明確了綠色轉型的目標、途徑和不同階段的任務,不僅避免了“翻燒餅”、自我折騰,而且使得前任種樹,繼任一邊乘涼、一邊種更多的樹,為地區提供了生存發展的良機,為后人留下了生態資本,為全國作出了生態貢獻。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呼叫中心ENGLISH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証0104065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証(廣媒)字第172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証 京網文[2017]9786-1126號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証(京)字258號京ICP証000006號京公網安備008號


翡翠玉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