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冰种翡翠 > 珠村一玉石工场偷水9年(组图)

珠村一玉石工场偷水9年(组图)

admin 翡翠玉镯 2021年08月21日

  人造玉石的冲洗浸泡环节,需要大量的水。在广州东圃珠村的一家无证工场,9年来面对水费涨声,却“毫无压力”因为不用交水费。

  记者暗访发现,这位老板的绝招是“掘地三尺”,暗自接通20米外的消防栓。据知情人士称,工场业务从综合加工转型为专业冲洗前,每月水费要数千元。昨晚,广州市水政监察支队前往调查。

  知情人小陈说,2002年工厂搬迁过来的时候,老板按规矩交了一年的水费。但看着20米外的消防栓,老板费了一番思量后,终于经不住诱惑,在2003年的一天,她召集两三名工人以及一名专业水管师傅,悄悄动手。

  为掩人耳目,他们趁着深夜无人时才行动,小陈说:“雇来的师傅在消防栓上开了一个洞,装上符合尺寸的接驳器具,再接上预先买来的水管,工人们负责挖沟、掩埋。不消三四小时,一条直径1寸、长度20多米的水管贯通地底,源源活水自此流入厂里。”

  做人工玉石要用盐酸、硝酸浸泡,泡完之后还要大量的清水冲刷。据了解,工场生产规模不算大,只有五六个工人,分别在两个水池旁作业。小陈说,以前厂内一直用水表计算,但是由于用水量大,尽管严格控制,“一个月水费都要三四千元”。

  暗通消防栓后,工场老板“命人把水表拆掉了”,全部生活和工业用水都是来自消防栓,9年下来,数额可观。不交一分一毫水费的工场怎能长时间掩人耳目?小陈说,工场没有任何营业执照,连门牌号也没有,属“黑作坊”。

  小陈表示,村委的消防负责人每年会来工厂检查一两次,但“可能检查的项目不包括水管和水表”,从未处罚过偷接公共用水的事情。

  玉石工场现位于东圃珠村的一个山岗上,在一片人迹罕至的工厂区旁,沿途是化工原料仓库和加工厂的聚集地,没有居民住宅,少有路人。如同附近不少小工坊,该工场门口不见门牌号,连工场名号也难觅。最近的门牌在对面路口的另一个工厂大灵山路自编296号。

  据悉,在2002年上山前,玉石工场盘踞珠村多时,曾因偷电被罚款,最后更因化学气味等环境污染问题,遭到部分村民投诉,被迫搬上山。

  被偷接的消防栓位于工厂正门对面的拐角处,被几棵大树和一些土堆遮挡着,毫不起眼。记者以生意名义进入工场,发现水管一端从门边的龙眼树下露出,在前院分接上5根去往不同方向的水管,5个水龙头供应工场内的各种用水需求,无论煮饭洗碗,还是冲洗浸泡,一路包办。

  记者看到,工场内无论冲洗浸泡玉石的大水池,还是养鸡和洗碗用的小水盆,上面的水龙头都没有拧上,自来水哗哗直流。面对“浪费”的质疑,在场的女工一脸无所谓地说“没关系”,可以“随便用”,因为“老板说用水不要钱”,至于“不要钱”的原因,她自称“新来的不了解”。

  记者通过电话联系上老板曾女士,她表示从事玉石加工多年,以前是包办雕花和冲洗等全部流程,如今已放弃雕花等业务,专营冲洗,原因是雕花技术工人难培养,人工又高,“还是冲洗省心和能赚钱”。记者试探问,专营冲洗耗水量大,如今水费涨声一片,相信更难以为继,她笑而不答。

  珠村村委负责人表示,经过核实,大灵山路一带的消防栓归市政主管。记者致电87555555的偷水举报热线,广州市水政监察支队昨晚表示正组织人员前往核查。

  广东省法学会法理学研究会副会长刘延宇表示,偷水的工场老板涉嫌盗窃罪,有可能要负刑事责任,起刑点根据涉案的总数额而定:2000元为起点;100000元以上属于数额特别巨大,要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或无期徒刑。


翡翠玉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