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冰种翡翠 > 翠鸟白胸翡翠成二级保护动物 点翠从业者停售过

翠鸟白胸翡翠成二级保护动物 点翠从业者停售过

admin 翡翠玉镯 2021年07月18日

  2月1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农业农村部联合发布公告,正式公布新调整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以下简称《名录》)。其中,此前因饱受争议的“点翠”工艺而受到关注的翠鸟白胸翡翠被纳入新名录,升级成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近日,有媒体报道,北京警方根据一网民反映线索,成功破获一起非法出售、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白胸翡翠制品案件,抓获犯罪嫌疑人1名,被网友称之为“点翠第一案”。

  红星新闻从法律人士处了解到,如果该白胸翡翠制品未经批准或未使用专用标识,则嫌疑人可能涉嫌危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或将承担相应刑罚。

  有点翠从业师表示,团队多年前围绕点翠原材料进行革新,改变“翠羽为上”传统观念,推出完全非翠羽羽毛镶嵌饰品。有从业师则表示,今年2月已停止售卖过往的点翠饰品。

  此外,参与《名录》修订工作的专家向红星新闻表示,白胸翡翠数量稀少,此次纳入《名录》后,除了组织对物种的生存状况进行评估,还应加强社会宣传。

  据媒体报道,今年2月,北京警方根据网友在微博上反映的线索,破获一起非法出售、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案,抓获犯罪嫌疑人1名,起获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白胸翡翠制品等点翠工艺品107件。

  经审查,自2018年底以来,犯罪嫌疑人闫某某在不具有野生动物驯养繁殖许可和经营利用许可资质,且明知不得非法买卖白胸翡翠鸟制品的情况下,通过网络平台收购白胸翡翠制品等点翠工艺品,再通过其网店以数百至上万元不等的价格对外销售牟利。

  据了解,“点翠”工艺是一项产生自汉代的中国传统的金银首饰制作工艺,是金属工艺和羽毛工艺的结合。它是首饰制作中的一个辅助工种,起着点缀美化金银首饰的作用,先用金或镏金的金属做成不同图案的底座,再把翠鸟背部亮丽的蓝色羽毛仔细地镶嵌在座上,以制成各种首饰器物,使首饰光泽感好,色泽艳丽。专家指出,取用翠羽虽然不需要杀鸟,但被取过羽的翠鸟,往往会很快死亡。

  近年来,网络上围绕点翠技艺引发的论战时有发生,双方争论的原因主要围绕点翠技艺要不要使用翠羽及其合法、合理性的问题。

  据红星新闻此前报道,2020年10月,一条题为《精美点翠背后的残忍?网曝苏州一点翠坊使用大量翠鸟羽毛》的视频在网上引发巨大争议。据视频称,苏州一家非遗珠宝工作室长期销售点翠工艺品,使用大量真翠羽毛制作饰品,价格从五千到数万元不等,在网上引发热烈讨论。

  此前,工作室负责人回应称,其所用白胸翡翠非国家保护的有益或有重要经济、科学研究价值的“三有”保护动物。但动物保护人士指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更新滞后,导致很多物种到现在都没有受到应有的保护,白胸翡翠就是受害者之一。

  据了解,因蓝色翠羽面积比较大,普通翠鸟、蓝翡翠、白胸翡翠是早期作为点翠的首选材料。但由于此前普通翠鸟、蓝翡翠都是国家“三有”保护动物,鹳嘴翡翠和蓝耳翠鸟更是国家二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而白胸翡翠在《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2015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中属于无危(LC),因此成为点翠技术的最主要原料。

  而在今年2月1日,国家林业和草原局、农业农村部联合发布公告,正式公布新调整的《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在新名录中,白胸翡翠与鹳嘴翡翠、蓝耳翠鸟、斑头大翠鸟均被列为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

  “点翠使用到的白胸翡翠,虽然分布较广,但数量稀少,野外发现基本上都是单只或少数几只在一起生活。另一方面,对于它的非法猎捕仍很严重,从执法部门掌握的资料以及查获的案件看,非法捕捉数量较大。在这种背景下,通过专家建议和环保组织积极推荐,最终将白胸翡翠列入到国家重点保护名单里面。”张正旺说。

  张正旺是北京师范大学动物学教授、中国动物学会副理事长,曾多次参与《名录》论证工作。他告诉红星新闻,目前,我国对白胸翡翠的数量并没有专业的调查和评估,希望此次被列为《名录》后,国家有关部门能够对物种的生存状况进行评估,并进行长期动态监测。

  “白胸翡翠不容易繁殖,也不是特别容易饲养的一个物种,现在市场上看到的原料都来自于野外物种。”针对“点翠第一案”,张正旺表示,在下一步的工作中,除需要加强宣传,另一方面执法部门要组织关于野生动物的保护管理的相关培训。同时,他也呼吁人们转变传统观念,“现在有这种颜色的材料很多,也有很多替代品。”

  随着白胸翡翠于今年2月正式成为国家二级保护动物,这场围绕非遗技艺与翠鸟保护背后的“点翠之争”似乎终于落下帷幕。但对于大多数点翠从业者而言,这仅仅只是一个开始。

  “从2018年我们发布第一个非翠羽羽毛镶嵌珠宝系列开始,我们用了两年多的时间专门去研发、推广,让大众终于可以接受非翠羽的羽毛镶嵌也一样可以高级,其中的坎坷、滋味也只有我们自己才清楚。”

  一位点翠从业师此前在接受红星新闻采访时表示,自己的团队从2016年就开始围绕点翠原材料进行革新,改变“翠羽为上”的传统观念,并在2018年推出了第一个完全非翠羽羽毛镶嵌珠宝系列,使用的鸟羽均为农业副产品比如家禽或宠物脱落羽毛,在法律、道德上都没有争议,在行业内外也得到了大家的认可。

  据介绍,该点翠从业师目前常规销售传统点翠款式目前以孔雀羽毛为主,设计款主要使用孔雀、鸽子、鹅、鸡、鸭、养殖锦鸡、虎皮鹦鹉脱落羽毛为主,库存翠羽存量在2019年底已经消耗得差不多了,2018年之后仅偶尔作为点缀、售后、修复等使用,现已经不再使用翠羽了。

  这位点翠师向红星新闻介绍,传统点翠胎底使用花丝镶嵌制作,多为金、银焊接而成,制作原理不难,但是做好很困难,专业师傅都要有多年经验才能真正做出合乎要求的作品来,工艺上需要专业的师傅去制作加工,还要搭配专业的宝石镶嵌、抛光、镀金等环节,所以相对来说细节处理会更精致,线条饱满。贴点的羽毛是白胸翡翠羽毛,因为羽毛结构比较特殊,所以真正意义上的传统点翠首饰在不同光线下、角度会有不同的光变,羽质比较细腻,会有金属质感。

  在该点翠师看来,仿点翠应该说是按照传统点翠的审美、款式、配色等制作的饰品,它本身还是按照传统审美去仿制的。

  “目前市面上常见的仿点翠大多使用胶粘铜丝制胎,也有部分使用到了焊接技术,但毕竟不是专业人员操作,线条相对不是很讲究,羽毛贴点也没有达到一定水平,加上替代羽毛本身光泽、羽毛质地和翠羽相差甚远,略显粗糙,大多作为手作是没问题的,但是作为珠宝首饰甚至是商品来说制作工艺上是达不到要求的。”这位点翠师说。

  长期关注传统服饰的博主“春梅狐狸”较早关注到点翠饰品,见证了翠羽从当初网上几元钱公开售卖到受到法律保护的全过程。在她看来,与其说人们看点翠,不如说是爱会出现闪色效应的结构色,染色鹅毛以及点绸拿来代替点翠总也显得死板,也是因为论闪色效应色素色是无论如何都打不过结构色的。

  “考虑到真正的点翠饰品很贵,传统上一直有仿点翠的工艺。像戏曲里面用蓝色绸缎来点绸;用染色的鹅毛来代替翠羽;还有一种叫烧蓝的技艺,有点像是珐琅的釉质效果,与点绸和染色鹅毛相比好处是有光泽,这几种是比较传统的仿点翠技术。”该博主说。

  ↑鸽子羽毛、公鸡尾羽、染色鹅毛、虎皮鹦鹉脱落羽毛等制作的仿点翠饰品 图据受访者

  “春梅狐狸”还告诉红星新闻,虽然近几年伴随着国潮文化的兴起,圈子里购买传统点翠饰品的玩家并不多,一是由于点翠价格昂贵,超出大多数人的消费能力,二是圈子里的人普遍具有较高的野生动物保护意识。

  据媒体此前报道,专家介绍,根据《野生动物保护法》,禁止出售、购买、利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如果要出售、购买、利用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必须经主管部门批准,买卖双方都应有相关资质,否则就构成刑事犯罪。”

  依据我国相关法律,闫女士的行为涉嫌非法出售、收购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将会面临怎样的刑罚,也成为业内人士对“点翠第一案”关注的焦点。

  曾代理多起涉及野生动物保护案件的北京市中盾律师事务所郑晓静律师告诉红星新闻,《野生动物保护法》第四十八条第一款规定,未经批准、未取得或者未按照规定使用专用标识出售、购买、利用、运输、携带、寄递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或者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按照职责分工没收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和违法所得,并处野生动物及其制品价值二倍以上十倍以下的罚款;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如果查明涉案物品经批准或取得专用标识,就可以出售、购买,不违法更不犯罪;如果未经批准或未使用专用标识,触犯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则可能涉嫌危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对查获涉案物品进行评估,确定相应刑罚。”郑晓静律师说。

  2021年2月22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确定罪名的补充规定(七)把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一款罪名修改为危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取消非法猎捕、杀害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罪和非法收购、运输、出售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制品罪罪名。

  郑晓静律师进一步介绍,刑法第三百四十一条第一款规定,“非法猎捕、杀害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的,或者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国家重点保护的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及其制品的,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情节特别严重的,处十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或者没收财产”。

  此外,对于那些在此次新名录出台前已经存在点翠饰品该如何处置,个人拥有携带是否涉及犯罪?

  对此,郑晓静律师认为,对新名录出台前的已经存在的点翠的原料(羽毛)、制品,经批准把剩余原料加工完后停止加工,加工后的工艺品凭专用标识销售。

  “白胸翡翠已列入我国二级保护动物,点翠作为我国传统工艺,应与时俱进,使用其它鸟类脱落的羽毛染色替代,仍可发挥我国传统文化。既要保护、拯救珍贵、濒危野生动物,又发展和合理利用人工繁育野生动物,既维护生物多样性和生态平衡,又能满足人民群众生活需求。”郑晓静说。


翡翠玉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