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冰种翡翠 > 让金店代卖金手镯因收据上多了一个顿号差点要

让金店代卖金手镯因收据上多了一个顿号差点要

admin 翡翠玉镯 2021年06月18日

  刘女士因为急用钱,将一只58克的纯金(黄金)手镯押于四川平武的一家金店内代为出卖,并和金店会计在收据上对托卖事宜进行了书面记载。然而,当刘女士事隔3年半欲取回时,却被对方告知手镯已被取走,且收据上多了一个标点符号。

  无奈之下,刘女士将金店会计告上法庭。近日,平武法院经过审理认为,因刘女士提供了交接凭证原件,金店会计却未能提供直接、有效的证据证明涉案手镯已被刘女士取回的事实,其应该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因此,法院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判决金店会计返还刘女士被押其处代为出卖的涉案手镯。

  2016年10月7日,刘女士因急用钱,将一只重58克的纯金(黄金)手镯,押于四川平武一家金店的会计钟先生处,请代为出卖,双方分别在自带复写功能的收据联(二联单)不同位置用蓝色圆珠笔对双方托卖事宜进行了书面记载。

  其中,钟先生书写内容为:“日期2016年10月7日,你押纯金手镯一条58克,拿走6000元,大写陆仟元,发据单位珍爱金店,会计钟某某……”其余票据书写字迹为刘女士书写,内容为“押纯金人刘某,手镯一条58克,拿走(另提行)6000元正,大写陆仟元正……”收据由钟先生提供,红黑二联,钟先生留存黑联(手写联),刘女士保存红联(复写联)。

  双方具备了以上托卖手续后,钟先生向刘女士支付了6000元,并合意该6000元待手镯卖出后在手镯价款中扣除,或未卖出时在刘女士取回手镯时退还。

  2020年3月间,刘女士准备好6000元去钟先生处准备取回手镯时,却被告知其在收据上签字“拿走”后,已经将被押手镯取走了。而且,钟先生提供的收据上,刘女士所写的内容变成了“押纯金人刘某,手镯一条58克,拿走、6000元正,大写陆仟元正”。

  也正因为“拿走”二字后面多了一个顿号,刘女士没有要回自己的黄金手镯。于是,刘女士将钟先生告上法庭。

  法院审理后认为,本案中,刘女士要求钟先生返还被押手镯,由于钟先生认为刘女士已“拿走”否认还留存,则刘女士应先提供证据证明自己并没有“拿走”手镯的事实,其次要证明“拿走”系指当时拿走的6000元钱。

  庭审中,钟先生认可从刘女士处取得了手镯一只代为出卖,因此能够证明在代卖期间钟先生系手镯的实际占有人,刘女士还提供了双方所具备的手镯与钱的交接凭证原件,刘女士所述事实和举证对其涉案手镯享有完全的所有权,钟先生无权占有的事实,已完成了举证责任,证据达到了证明标准。

  审理中,钟先生向法院提出申请,请求对收据上刘女士书写的“押纯金人刘某,手镯一条58克,拿走、6000元正,大写陆仟元正”字迹内容中,“拿走”二字书写时间与刘某书写的其他内容书写时间是否为同一时间书写进行司法鉴定。最终,鉴定机构对钟先生申请事项无法鉴定。因钟先生未能提供直接、有效的证据证明涉案手镯已被刘女士取回的事实,其应该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因此,法院根据谁主张谁举证的原则,对刘女士要求钟先生返还被押其处代为出卖的手镯的诉讼请求予以了支持。(任光伟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汤小均)


翡翠玉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