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冰种翡翠 > 转产高冰镍 镍价需重估

转产高冰镍 镍价需重估

admin 翡翠玉镯 2021年04月28日

  近日,青山实业公司与华友钴业603799)、中伟股份300919)签订高冰镍供应协议。三方共同约定青山实业将于2021年10月开始一年内向华友钴业供应6万吨高冰镍,向中伟股份供应4万吨高冰镍。据公开消息,青山于2020年7月份开始调试试验生产镍含量75%以上的高冰镍,该工艺已于2020年年底试制成功。

  青山实业公司正式官宣这一成果,从产品推出的时间点上看,今年10月份预计将完成对市场的供货,比笔者前期预估要快半年以上。

  首先,二级镍完成向一级镍的转化,技术上看,青山体系下现有及未来潜在投产的火法RKEF镍铁生产线,均具备转产高冰镍的能力。以青山的规模,2021年在印尼可生产镍金属60万金属吨,2022年、2023年计划分别增产至85万金属吨、110万金属吨,技术层面讲,这部分产能均具备转产能力。潜在的边际增量如果不锈钢市场无法消化,均可转向镍硫去到下游三元电池,一年超过20万金属吨的边际增长能力,从供给角度看,无疑将极大地缓减未来硫酸镍生产原料的缺口。

  此外,青山的调试工艺,技术瓶颈并不高,预计其他印尼在产或待投火法RKEF镍铁生产线,不久之后也将拥有同样的转产能力。从这个角度看,未来火法RKEF镍铁生产线的巨大产能将为创造巨大的镍硫生产能力。换个角度说,前期二级镍与一级镍定价的锚将再度绑定在一起,如果未来矿价与精炼镍价格体系挂钩,整个产业链定价的锚将回归到矿的金属价值,这样来看,未来一级镍与二级镍的内在价差将会收敛。总体上看,中长期供给的瓶颈不再是冶炼,而是回归矿端。

  按照青山签署的长协看,第一批试验的转产产能约7.5万金属吨镍,折算成RKEF的生产能力,预计转产的线条线。按照目前乐观的预估,2021年印尼新增NPI产线条线。对于NPI供给而言,7~8条线的转产,虽然能一定程度缓减NPI的过剩压力,但这也仅仅“杯水车薪”的作用。

  但对于镍盐供给的冲击(中间品+镍硫)影响却会非常大,现阶段全球镍盐的生产能力低于40万金属吨,海外重点项目产量在32万~35万金属吨,且变化相对刚性。转产的出现将突破供给的短期瓶颈,好比在短时间内,“创造”了一个淡水河谷公司PTVI项目的生产能力,这对于镍盐供给而言,将会是较大的冲击。

  节奏上看,由于试验到工业化生产及交货,还有半年的时间,所以对实际供需的影响更多将在下半年体现,但对市场预期或情绪的影响立竿见影。

  参考Vale印尼镍硫项目的成本,季度现金成本均值约6700美元/吨(至镍硫),考虑到淡水河谷公司规模效应及更高的镍矿品位,青山项目预计成本在7000~8000美元/吨,但以青山的技术经验,未来成本肯定有继续压降的空间。镍硫传统报价=镍金属量×LME镍价×折扣系数,初步按照当前的LME镍价及折扣系数,镍硫金属吨的价格在1.55万美元/吨以上,成本按照8000美元/吨算,毛利率为93%以上。如果按照NPI来看,印尼项目成本按照600元~700元/镍点计算,当前国内NPI价格按照1190元/镍点计算,毛利率在70%以上。因此,按照机会成本角度去理解,转化的驱动相对充足。值得注意的是,试验到工业生产仍需要时间,预计在半年以上。

  对于湿法项目而言,火法项目的转化打通之后,未来对于电池下游,火法与湿法项目的竞争将会逐步剧烈。湿法项目投资成本极高,但矿成本极低,火法项目则恰恰相反。现阶段来看,某印尼湿法项目对外测算,满产之后,完全成本低于7000美元/吨,如果按照这个成本去竞争,湿法项目比火法项目的成本优势不大。且火法项目建设周期更短,未来湿法项目将面临更大的开发与运营压力。

  交易层面,青山打通二级镍与一级镍转化,短期可能会使得市场对镍结构性矛盾进行重新评估,今年前三个季度,一级镍短缺或继续存在,但四季度至明年,供需将由短缺向过剩过渡。此外,从远期定价角度,工艺的实现可以将一级镍的成本中枢继续拉低,以镍硫为例,生产成本8000美元/吨,假设短期供需矛盾给到冶炼厂50%毛利,镍硫的内在价值估算至1.2万美元/吨,在将镍硫折算成纯镍,合理价值在1.4万~1.5万美元/吨。参考现阶段镍价运行区间,不考虑宏观预期带来的估值提高,镍价泡沫化倾向并不轻。

  宏观继续交易通胀预期,海外政策边际调整前,宏观预期将继续支撑镍价的高估值,基本面角度,下半年镍市将承受NPI过剩与一级镍缺口缩窄双重压力。预计二季度镍价走势或宽幅震荡。

  投资者关系关于同花顺软件下载法律声明运营许可联系我们友情链接招聘英才用户体验计划

  不良信息举报电话举报邮箱: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B2-20090237


翡翠玉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