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冰种翡翠 > 每日成交5万单我在中缅边界上直播卖翡翠

每日成交5万单我在中缅边界上直播卖翡翠

admin 翡翠玉镯 2021年03月20日

  这些在射灯下华丽璀璨的玉器珠宝承载了屏幕前观众的感叹,也放大了无数“淘金人”的梦想。

  彩云之南的西部坐落着一个名叫瑞丽的小镇。如果不是它三面与缅甸接壤,也许会始终和云南边角上的其他小市镇一样,宁静且不为人知。

  缅甸产翡翠,大部分销往中国,而瑞丽是翡翠进入中国的主要通道和集散地。自从淘宝直播在这里涌现,直播带货就像一阵席卷而来的飓风,把从前玉器市场的繁荣景象又重新刮了回来。

  现如今,瑞丽珠宝翡翠加工销售等环节7万余从业人员中,从事直播销售人员近4万人,有15家直播平台,10个直播基地入驻瑞丽。

  最初,姐告玉城是一个珠宝玉石的批发市场,与昆明的螺蛳湾类似。白天,姐告玉城做一些珠宝成品生意,卖一卖翡翠,还有一些红、蓝宝石、南红(玛瑙的一种)。一到晚上,柜台上的所有东西都撤了,手机支起,全为直播服务。

  混杂在400多名淘宝主播,上千名缅甸“马仔”,以及数不清的玉石商贩中,你很难听清对面的人具体在说什么。衣着朴素、双肩包里背着价值数万元翡翠首饰的货主摩肩接踵地游走在不同的主播摊位前,市场上到处悬挂着高薪诚聘主播的广告。

  玉城直播基地办公室主任尹明丽谈道,直播从下午六点一直到后半夜两点,主播们什么年龄段都有,每个一米长的摊位每月租金800元,基地还提供免费培训等“孵化服务”。

  就连小吃摊贩也知道,瑞丽夜晚的生意,属直播基地最红火。卖炒饵块、烤牛筋、油炸鸡枞的流动小车停满了基地外围的马路。等到主播们下播,鱼贯般涌入小吃摊,小贩们的生意就开始了。

  这样的繁忙景象将持续到第二天清晨。等到八点左右,新一轮的早市开始了。写着“淘宝直播工厂直销”的彩色灯箱在基地两侧不知疲倦地亮着。

  今年7月份,姐告玉城直播基地平均每日成交5万单,淘宝、快手两个平台分别有3亿和1.3亿元的销售额。

  另一边,多宝之城LIVE直播基地的入口,灯火通明、水泄不通。裹着翡翠珠宝的各国货主们匆匆进场,他们要从3500多个直播间里,寻觅出自己信任的“伙伴”。

  借助中国主播和一根网线的力量,这些珠宝玉石被屏幕另一端的买家选中,趁着夜色,它们来不及在瑞丽做短暂的停留,即将被送往全国各地。

  截至目前,多宝之城LIVE直播基地的直播企业达600家,日均人流达5万余人,参与直播的主播约3300多人,平台日均活跃用户近8亿人次,实现日销售最高峰值为64000单。自去年十月份试运行以来,从直播基地发往全国的珠宝玉石产品达560余万件。

  2008年就跟随师傅来到瑞丽学习翡翠教育的阿南,经常会在网络上分享自己的日常心得。最近的一篇更新,他在标题处写上:“翡翠直播的血与火”。

  在阿南的眼中,自己接受了最传统的玉石教育,从毛料到雕刻,都是实打实练出来的。但那些专业说法,在直播间里没有人买单。

  上周,隔壁的摊主大哥好心来劝阿南,跟他说,“兄弟,我承认你比我懂翡翠,但是再这么干下去,你就要饿死了。”

  和数万个来到瑞丽淘金的年轻人一样,阿南每天开直播到凌晨两点,才拖着疲惫不堪的身体回到出租屋。嗓子经常性红肿发炎,有时说出的声音像破锣一样。

  嘴上时常挂着“色料”“色根”“水头”“翠性”的他,直播间人气总是低一些。这几天,连到他摊位的货主都变少了。

  某种程度上,比起主播,阿南更像一个匠人。直播让玉石行业走进了亿万寻常百姓家,却也给像阿南一样的老从业者带来了无法消解的困惑。

  “喜欢的全场扣1,双面完美。要种有种要色有色的小手镯。男戴观音女戴佛,这多少钱卖了?别800了。”

  口条超顺业务熟练的“90后”青年赵波是黑龙江人。他大学毕业后便来到瑞丽市从事玉石销售工作。

  “种水指的是翡翠的品种和质地,多少米就是多少钱,粉丝相中后在屏幕打上CALL1表示下单。”

  今年4月,他所在的公司开始进军抖音直播卖玉,他与4名同事在多宝之城LIVE直播基地当起了主播。

  凭借着出众口才、优质货品和优惠价格,他们在直播间赚足了人气,业绩不俗。如今,他们公司的抖音粉丝达到38万。

  对于主播事业,赵波显示出了高度的热情,“上播的时候把自己全身心的投入进去,下播的时候跟一个气球一样放了气了,一点力气都没有了。非常喜欢我这份工作,我现在已经做了好多年了,我感觉就是能发挥出自己最大的能力给粉丝砍价的时候。”

  从摆摊卖货到直播带“玉”,汪静萍已经成了瑞丽小有名气的明星主播,在她看来,正是互联网平台爆发出来的巨大能量把珠宝行业带进了寻常百姓家。“直播间就像一个店,走过路过,人们敢买了。”

  另一昵称“翡翠恋人”的主播赵文美则说:“做这行,几乎不用成本,而且网络上的中国人太多了。”她说话时,视线不离眼前两台手机屏幕上滚动的留言,“单个直播间就有30多人,一天下来,工作八小时,最多可以有30多笔交易。”

  过去,缅甸马仔又叫“背包客”,他们总是将翡翠玉石放在背包里,轻易不肯示人。“在曼德勒市场也是这样的,你过去他的摊位,他不会给你看所有的翡翠。他估量你买得起什么价位的翡翠,就从背包里拿出什么价位的。”主播说,“翡翠是非标品,可能对着一千个人,缅甸背包客会给出一千个价格,市场很不透明。”

  中国的翡翠市场早期也是如此。“好的翡翠根本就不会摆着让你看,只有他觉得你买得起,他才会从锁着的柜子里拿出来给你看货,物以稀为贵嘛。”他说,“翡翠的价格,从几十到上亿都有。以前买翡翠几乎没有不交学费的。”

  然而淘宝直播不同。一块翡翠的水头、颜色、种、工艺、品相、完美度以及雕工,可以全方位呈现给直播间的客人,价格也是明明白白地标着。

  “马仔”送货,主播卖货,促使不少入这个行业的缅甸人学会了讲汉语,很多卖翡翠的主播也学会了缅语。

  一来二去,火花就这样产生了。有主播说起一桩轶事:有个卖翡翠的女主播,跟自己的缅甸“马仔”结了婚,在瑞丽安了家。

  “我们只不过遇上了最好的时代,吃到了第一批螃蟹。”对于自己年销售额过亿元的“业绩”,这位主播显得并不十分在意。

  在他看来,即将到来的5G时代才是直播翡翠交易的大好日子。随着入行者的增多,行业的发展,未来的竞争将更加激烈,但也会更加精彩。

  掌握直播命脉的平台,比如淘宝直播、快手、抖音,已把文玩当成最重要的品类之一。

  据淘宝直播内部人士透露,2019年,淘宝直播里文玩类目增速最快(超美妆、服装),2020年GMV有望达到300亿元。翡翠珠宝渠道品牌对庄创始人陈体平透露,2019年年底,快手创始人宿华专门到了翡翠的源头市场考察。快手显然很重视这个品类。

  据了解,8月14日至15日共进行12场考试,每场考试人数为30人,共有360人参加考试。考试成绩达到80分为合格予以颁发证书,初次考试不及格者可免费补考,直至通过。

  夜越来越深,上千人叠加的声量在瑞丽城的上空回荡。白炽灯下这一片市场,面前的这几千台手机,所连结的可能是全国各地任何一个角落,关于珠宝、财富的梦。


翡翠玉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