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冰种翡翠 > 玻璃和当代艺术:一种透明的力

玻璃和当代艺术:一种透明的力

admin 翡翠玉镯 2021年02月10日

  “玻璃应力”在穆拉诺岛老工坊贝伦哥当代艺术玻璃中心的展场

  从威尼斯市区搭水上的士,二十几分钟就到北面的穆拉诺岛(Murano)。这里也叫“玻璃岛”,岛上居民数百年来以吹制玻璃为生计,自文艺复兴时期他们就曾手握“秘方”相传子孙,且工艺家家不同。如今运河边的房子几乎都成了店铺,橱窗里摆满花花绿绿的手工玻璃制品,整座岛看起来像是积木搭就的布景。房租被旅游一年年抬高,在这里工作的人大都不愿居岛,宁可住到房价便宜的威尼斯郊区去,每天坐水上巴士再搭小火车。

  “贝伦哥当代艺术玻璃中心”(BerengoCentre)邻岛上那条运河主道,隐没在一排老屋中间。前院现在是个餐馆,据说是岛上近来最时髦的用餐场所。穿过食客人群,才通往老玻璃工坊威尼斯双年展的“玻璃应力:白热/白光”(Glasstress:whiteheat/whitelight)当代艺术展在这里设有一个展场,所以从5月开始就时不时有人手捧双年展地图找来,这份热闹大约会持续到11月底展览闭幕。“玻璃应力”还有另一半展场是在威尼斯主岛,大运河学院桥旁的卡纳利弗兰切蒂宫(PalazzoCavalliFranchetti)。那是一座华丽的18世纪新哥特式建筑。

  “玻璃应力”展已是第三届。在工艺和设计之外,玻璃能否成为当代艺术家的思想表达媒介?从2009到2013年,这是展览持续不变的实验主题。今年由独立策展人詹姆斯波特南(JamesPutnam)和当代艺术玻璃中心创办者阿德里亚诺贝伦哥(AdrianoBerengo)共同策划了“白热/白光”,后者也是“玻璃应力”展项发起人。按照两位策展人的阐述:光和热是宇宙形成的两个基本元素,同时也作用于玻璃生成“光”构成对玻璃的感知,而“热”为之塑形。贝伦哥说:“玻璃应力并非传统意义上的玻璃艺术展,因为参展的并非是长期进行玻璃艺术创作的专业艺术家,而是由来自各个不同背景的当代艺术家,展示玻璃这种新媒介的运用空间,以及跨界合作所激发的全新力量和趣味。”今年的50个参展者里,如RonArad、MatCollishaw、TraceyEmin、IlyaandEmiliaKabakov、CorneliaParker、ConradShawcross、MiroslawBalka,都是在欧洲或国际知名的当代艺术家,中国艺术家则有蔡国强和展望。

  就这样,从一个半世纪前的玻璃老工坊开始,我们尽可能细密地感受每一件以玻璃为材质创作的当代艺术品,而一墙之隔,烧制过它们的两座老窑炉不断喷发出令人几近窒息的光热,这种观展经验是从前不曾有过的。守在炉前的工匠师傅跟我说,烧制作品期间,为了让窑炉每天早上开工就能达到所需温度,炉火日夜都不熄。

  版权声明:凡注明“三联生活周刊”、“爱乐”或“原创”来源之作品(文字、图片、音频、视频),未经三联生活周刊或爱乐杂志授权,任何媒体和个人不得转载 、链接、转贴或以其它方式使用;已经本刊、本网书面授权的,在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三联生活周刊”或“来源:爱乐”。违反上述声明的,本刊、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三联生活周刊 由中国出版集团下属的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主办,是一份具有良好的声誉,在主流人群中有着广泛影响力的综合性新闻和文化类杂志。

  三联生活新媒体整合旗下三联生活网(、移动客户端(中读),秉承倡导品质生活的理念,提供优质新媒体内容与服务。


翡翠玉镯